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百零七章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第三百零七章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随着新年的接近,王崎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紧迫感。他行事虽然跳脱,但做事却永远遵循计划。年关将近的时候,他总是会生出这样或者那样的紧迫感,绝不肯将今年的事务带到明年去。

    真阐子对这种行为很是嘲笑:“小子,你好歹也是修家,是要成仙的人,将来会有不知道多少个‘一年’可以度过。”

    “凡人一辈子差不多有两万到三万天,三十万时辰。他们就不用计划自己下一个时辰要做什么事、这个时辰要把什么事做完吗?”

    王崎和真阐子说话并不耽误手上的功夫。这一线程的意识本就是他空出来防备意外的。

    无形的概率波在他体外弥漫,有不时的塌缩,凝结成一道道符篆。无数符篆在他身周明灭不定,无形无相,竟是借着缥缈宫法度,衍生诸般法度,几乎要修成念动法生、万法随心的手段了。

    而在他体内,另外一个线程的意识在操控命之炎流转。一年之前完全不受他控制,只能让其自然流转、或者强行逼出一线渡给其他人的负熵力,如今竟被他操作得如指臂使。王崎轻轻巧巧就引导着命之炎流遍周身,流经诸般穴窍,散化进周身每一个细胞。王崎甚至还能有意识的压制命之炎,将这炽烈的效果收敛起来,改耗散为近似平衡。

    三枚龙族硬币依旧在平静的吸收命之炎的力量。由于“心想事成”而生出的法度果然神奇,在王崎开始压制下命之炎的情况下,三枚硬币吸收命之炎的速度也降低了许多。王崎专门分出一个线程的思维来分析三枚硬币上的强大神通。希望能够解析到这三枚硬币上强大的神通。但龙族神通和人族修炼体系差别极大。目前还没有结果。

    而在王崎意识深处。在某个幻境之中,还有更多的线程在努力。杜斌送来的那些资料已经被王崎全部录入,转化为数学化的规则,被代入了新的模型之中。贾维斯靠着强大的计算力推动着这一项研究。而另一边,无数行“魂魄的代码”在生灭,随着实验的进行,王崎手中的神瘟咒也在更新换代。

    缥缈宫的法诀也在和王崎前世的学识一一印证。由不准道人手稿之中提取出的法诀只有最核心的公式。但是,这些术法的图景却是用数学语言描绘的。王崎目前正将这些当成了突破口。援引万法门的具体招式或者入门法诀,来补充自己手中残缺不全的功法。

    一切都在像好的方向发展……

    正在王崎这么想的时候,突然感觉体内法力逐渐由沸腾的趋势。他摇摇头,微微叹息——好吧,觉得一切都很好真的只是个错觉。

    他缓缓平复下法力。顿时,三枚龙族硬币传出一股吸力,如同海绵吸水一般,将他体内离散的法力蜷曲吸干。接着,王崎将命之炎聚拢,牢牢压制在心窍之中。

    “六年筑基。六年筑基……我筑基还没两年,就有冲上练气后期的趋势了。”王崎摇摇头。退出了修炼的状态。如果不是机缘巧合获得了“心想事成”这种奇妙的东西,自己还真没法妥善的处理多余法力。

    “感觉明明一两年前还在涉及法基,现在就得着手设计最适合自己的金丹了吗。”王崎这样想着,走出了房门,来到院子里。

    天气已经很冷了,但是空气之中却依旧有带着甘美味道的分子在跳跃。那是卤料与动物蛋白、动物油脂混合的味道。

    二十八,炖大肉。这一日正是家家户户都要吃肉的时候。

    王崎突然想起了什么,想要去找陈由嘉。按照他的猜想,这个日子陈由嘉肯定一大早就窝在厨房架起大锅然后一动不动的等着了。但王崎很快就发现,附近并没有她的气息。

    “你说由嘉啊,她一大早就出门了。”王崎问辰风时,辰风反问道:“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王崎语气略带一丝遗憾:“我有个朋友约我晚上吃饭来着。我寻思她定的酒楼还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觉得带师妹去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辰风摇头:“这就不必了吧,你坑的那些神京本地修士基本上都不待见我们这些宗门弟子。别影响了实证。”

    王崎挠挠脑袋:“不是啊,是和我同门的薄师妹。你们前年也见过吧?”

    辰风承认,自己有一瞬间失神了。

    兄弟,你的绯闻女友千里迢迢跑到神京约你出去诶,结果在这种场合你带着另外一个想泡你的女人过去……我很同情你们万法门的弟子,真的……

    王崎从来不觉得自己和薄筱雅之间有什么暧昧的情况。实际上,他们两个也是像同志多过像朋友。两个人几乎都没说过算学以外的话题,所以王崎根本不会往这方面思考。他反倒还很奇怪辰风为什么是这个反应。不过,他的重点只是来找陈由嘉,既然陈由嘉不在,他也对辰风什么表情也没啥兴趣,而是问道:“对了,我那个外置型法基和腰带扣,你这些也试用了快两年了吧,觉得怎么样?”

    辰风疑惑道:“怎么了?突然问起这个?想收费了?”

    王崎摇头:“不,经过了这一年的改进,单枚记忆体的成本已经缩减为最初的二十分之一,腰带扣的炼制成本也只有原本的五分之一。我寻思着是不是要在万仙幻境开辟一方小幻洞【网站】,推广开去。只要上传自己的法基推演,就可以免费获取腰带扣的炼制图谱和记忆体的一般设计思路。”

    辰风思索片刻,惊到:“你是想通过大量法基设计,完善人造法基技术?”

    “顺便让每一个筑基修士都可以尝试更多的法基设计。”

    辰风点点头:“很好用。托它的福,我设计记忆体然后实际体验法基效果的效率,是凭空推演的七八倍。”

    王崎点点头:“如果其他人也是这个想法的话,那我就可以大力去做了。”

    王崎走了许久之后,辰风才回过神来,惊觉道:“我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糟糕了!王崎!由嘉让我转告你,这次她有可能要离开神京了喂!”

    ————————————————————————

    陈由嘉面前,泥制小火炉烧得正旺,炉子上尚有一铜锅。伙子已经被烧热,里面水正沸腾。姜块嫩黄、大葱翠绿、辣子鲜红,诸般鲜艳颜色正随着汤汁上下翻滚。汤汁旁边,是一盘羊大腿肉,肥瘦相宜,红白相间,又切成极薄片状,肉片上呈现着大理石一般的花纹。与羊肉相佐的蘸碟是韭花腐乳与小磨香油芝麻酱匀匀拌在一起。除此之外,青菜萝卜粉丝豆腐一样不缺,猪肝鸡心牛百叶各归各盘。

    面对如此美食,陈由嘉却吃得很拘谨。若是在王崎面前,她早就一个人吃下了这一桌美食。可此时,她却吃得非常不痛快。

    在她对面,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微微含笑的看着她:“妹子,怎么了,不好吃吗?”

    陈由嘉默默的摇摇头。

    “父亲就是不肯给你一分金银,多半就是想着,你受不得那种没吃没喝的日子,要不了多久就会回家的。”

    陈由嘉不耐烦:“会有人给我的。”

    如果陈由嘉的哥哥是个心存不良的家伙,大概已经生出“这种被**的说法是怎么回事”以及“那个混球绊住我妹妹回家的路”这类念头,并火冒三丈想要去击杀某个接近自己妹妹的坏小子。不过,陈由君是个循规蹈矩的性子,只是笑笑:“你也不能老是麻烦你朋友。而且你这么多年,也就和辰风那个孩子走得近一点,还是因为你们是雷阳仙院同一届的。说起来,他也是有名的滥好人吧,不然还未必能够忍你。”

    陈由嘉微微恼火:“别说得我像个臭了的鸡蛋似的,我也是有人喜欢……喜欢的。”

    陈由君摇摇头:“好好好,是我不对。不过,妹子,你继续呆在神京这鬼地方,也没什么意思吧?今年过年,总得跟我回家了吧?”

    “绝不。”

    陈由君耐心的劝到:“其实,父亲已经知道自己错啦……”

    “这话,那个老蠢货怎么不当面和我说?”陈由嘉脸上显现出明显的怒容:“他哪一次不是说着‘我错了’,然后下一次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他心里可曾装过你我?他又有多在乎娘?”

    “父亲……也不是没有想着我们兄妹的。”陈由君微微叹道:“他也只是在思索时沉迷了些。”

    陈由嘉冷笑:“我又不是没有见过其他求道之人是什么样子。还真以为天下求道之人非得向他那样不可了?”

    “你……”

    “我离家前就说了,这次我非得做出比那他还要了不得的算理,让他反省一下自己的不成器。”

    陈由君问道:“然后呢?”

    “什么?”

    陈由君的语气里,难得带上了一丝严厉:“你有没有想过,你压倒父亲之后,又要往哪里走?”

    “似你这般,也只不过是在赌气罢了。父亲从不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也不觉得自己成了大器。你既不是想要求得什么道、解开什么谜、知晓什么理,也不是想要靠着自己的研究,让此方天地换一副面目。父亲是觉得,你不该困于他那个水平,所以才对你严苛了些。你若是只以父亲为目标,未免有些辜负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