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百零八章 少女心事
    你既不是想要求得什么道、解开什么谜、知晓什么理,也不是想要靠着自己的研究,让此方天地换一副面目……只不过是在赌气罢了……

    陈由君的话好似一支支小箭,一根根的刺进陈由嘉心里。

    陈由嘉筷子夹起一条羊肉浸入锅子,羊肉随着沸汤滚了滚,颜色已然变了,但陈由嘉却心不在焉,让了捞起来。陈由君又觉得自己过于严厉了些,笑了笑,用自己筷子夹起那条煮老了的肉放到自己碟子里。陈由嘉这才惊觉,又复专心吃肉。

    过了一会,陈由嘉才骂道:“你这家伙……你也不过是借着父辈余荫而已,可曾有什么显眼的成就?可曾让世道换个面目?哪有资格说我。”

    陈由君大方点头:“是,我也是个不成器的,在父亲这样修士的栽培下,也不过是能够下品元神,不敢称宗师。”

    法基、金丹皆是分九品,每一品又分上中下三等。但是元神乃是天地之特异点,更加难以量化,故而只分上下两等。

    下品元神不过是循规蹈矩、以已然成熟的成法修炼至元神的,走的是与前人已经走出的路,而且由于这条路不是自己推演出来的,所以对于功法体系的掌握较弱,也并不完全契合自身,若是有新一步的发现、乃至理论的颠覆,下品元神多半是来不及调整自身的。若是遇到了理论体系一天一变样的大飞跃,下品元神多半是跟不上时代的,不能作为真正的研究主力。

    而上品元神。则才可真正成为“大宗师”。元神之生灭变化。皆是自己推演;元神之根本奥妙,全由自家研究。能成上品元神者,非得在某一道之中有特别高的建树,有对生灵、灵气两个学科有很深的了解,科研能力极强。

    上品元神与下品元神本质上没有差别,战力上也没有明显鸿沟,但是上品元神晋升的速度却远比下品元神快,调整法力系统更加容易。前途也更为广大。

    陈由嘉这次连哥哥的面子都不给了:“你还觉得他对你很好嘛?”

    “我和父亲一样,其实天分都很低,所以我真的很懂,像我们这样先天不足的家伙,每行一步是何等的困难。”陈由君缓缓道来:“偏生父亲又是真的喜欢那些算题,钻进去就出不来。他不是靠着天分吃饭,所以想要享得得道之乐,非得殚精竭虑不可……”

    陈由嘉不由得又想起了王崎附和着自己损陈景云时,说的话——“陈景云那厮真是古板又讨厌,但是。他作为求道者的苦行,却非常人所能比的……”

    她没由来的觉得烦躁。心道:你们一个个都觉得那样子很厉害是吧,你们就没一个想想我的……

    “妹子……”

    陈由嘉怒道:“任由你们说破天,我今年也不会回去的!”

    陈由君却还愣了愣——“你们”?还有哪个家伙能悖着我这妹子的心意说话而不被她打的?不过那必定是个好人。转过了这个念头,陈由君才继续劝到:“好好好,这也算哥哥的不对,好不好?我们不提父亲了,就说说母亲吧?父亲惹你生气了,母亲总归是无辜的。你这一去一两年,母亲也会想你的吧……”

    听到母亲,陈由嘉的态度才软化下来。她踟蹰片刻,才又复强硬道:“不回去。”

    “你怎么……”

    “母亲也是元神,可万寿。不过几年不回家而已,日后有的是机会!”陈由嘉发狠道:“我非得让他来认错不可!”

    这顿肉锅,陈由嘉竟没吃到最后。陈由君望着最后被送上来的新麦挂面,叹了口气,自己下到锅里煮着吃了。

    离开酒楼之后,陈由嘉闷闷不乐的,觉得谁都在和自己过不去。

    她莫名的又想起了自己曾经转过的念头——那些蠢货,看起来蠢得……真让人羡慕啊。

    陈由嘉无疑是个聪明人。她聪明到完全理解自身的能力,始终量力而行,不曾碰壁,也不曾遇到障碍。

    然而,好像她身边的每一个朋友都是笨蛋,都会为了一点小事乐得跟什么似的。

    什么“我想证明当好人强过当坏人”,什么“愿天下人人有仙修,愿凡尘尽数入仙道”……都是笨蛋!笨蛋!

    为什么……

    去年元宵,王崎靠在自己身边,说“我是天才”的场面,又复浮现在陈由嘉面前。

    王崎最近一年的论文,都因为涉及了太多未经验证算理而被扣留,无论是理论还是实际技术都是的,因此,其他人才觉得这一年王崎没写多少论文。但是,陈由嘉知道,王崎那一天其实是完成了一个异常了不起的算法。

    ……为什么要开心成那样?

    你之前的大数律,还有完备律,哪一个不比你那一个绘景法要强?你以后明明还会领悟出更加厉害的算法。为什么你哪一次就会如此开心……这样这道很蠢。

    一个人在街上吹了片刻冷风之后,陈由嘉才开始反思自己。

    不是因为想要知道某个答案、也不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辰风想要知晓何为道德,亦是想让天下好人都有好报、劳者能得所报、能者可得其劳;王崎想要知晓一切有趣、瑰丽之道,愿天下凡人可并入仙道,不再受妖仙带来的无妄之灾,亦可享得仙道之便利……

    这明明都是很蠢的。

    可是,我想知道什么呢?又想去做什么?

    陈由嘉经得自己哥哥点醒,这才发现,自己好像学习以及研究,其实都是在针对一个名为“父亲”的影子,却没有半点自己的思考。父亲往东,自己偏往西。却不知为什么要往西走。

    “原来我的心持才是最差的吗?”陈由嘉有点想哭了。这个时候。她才又想到王崎。

    她今天被哥哥叫出来之前。突发奇想,按照话本里的讲的那些门道,让辰风告诉王崎,这次自己说不定就要离开神京了,看看那个家伙会不会着急。

    想到王崎为自己焦虑的样子,陈由嘉心情才转好。她微微一笑,然后抬头看看天空。

    紧接着,她的眼神就凝固住了。

    王崎就在隔壁酒楼第五层靠窗的桌子上坐着。正和对面一个女孩有说有笑的。紧接着,最让陈由嘉呲目欲裂的一幕发生了。那个女孩居然用手在自己用口比比划划的。陈由嘉看不真切,但大约是个曲面的样子。然后,她居然还拿筷子去挑逗王崎……他们居然战到一块去了!

    “薄师妹,你这个曲面模型不对,普通太宇法、相宇画天法和曲天穹还是有不同的》”看着薄筱雅比划出的曲面模型,王崎笑了笑,根据自己对太宇法度的理解和对相宇算的理解,拣出几件说了说。

    他和薄筱雅的友情真是非常古怪的事情。他最开始就坑了薄筱雅一把,不过这个一根筋的家伙却不以为意。反而对自己的数学水平惊为天人,把哪一个万法门的真传名额拱手让了出来。然后。他们两个就误打误撞的成了好友。

    无论视辰风、陈由嘉还是更早的项琪、苏君宇,和王崎想透都是因为脾性合得来,再加上日常相处也长来往。但是,他和薄筱雅是纯粹因为学术原因而成为朋友的。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无论是什么内容都敢拿出来交流。对于王崎来说,这样的交情也是一种痛快的体验。

    突然,王崎只觉得一道利剑穿过自己大脑。

    “有杀气?”

    王崎一个哆嗦,四下里张望了一番。

    薄筱雅眨眨眼睛:“怎么了?”

    王崎摇摇头,甩掉心中异样的感觉。他距离彻底掌握命之炎也不远了,神京根本就没人杀得掉他。而且他也没碍着谁的事,最多就是那一群金丹圆满的谪仙发现心魔大咒有问题而已。但是,他缥缈无定云剑展开,还真就未必会怕了那群谪仙。所以,他压下自己的的不安感,对薄筱雅笑道:“没什么……”

    他是真不知道。辰风因为震惊于他的低情商,所以一时之间忘了交代那件事。

    “看剑!”

    薄筱雅突然清斥一声,手中筷子并作长剑,依着万法门剑法刺出,王崎随手挡下。二人又斗了几个回合。王崎收了筷子,然后道:“好了,今天也说得够多了……”

    “看到师兄在神京呆得不坏,我也就放心了。”薄筱雅笑吟吟的收了筷子:“我前几日在千机阁新学的东西还没有消化完,等我年三十回到家,将新学的东西整理完之后,咱们再来斗一斗。”

    “那好。”王崎点点头,又问道:“师妹,我前年送你的腰带扣炼制图谱和记忆体你用得怎么样?”他又复将自己的构思说了出来,不过理由不是“推广型人工法基”了,而是“建造一个谁都能用的法基资料库”。薄筱雅对这个提议自然没有任何反对的理由,反而主动要求要求担负起资金的问题。王崎婉拒了这个提议。这个资源共享型的网站其实要不了多少钱,而且他做这个是为了自己那个“凡尘入仙道”的构想,用薄家的钱实在说不过去。

    在告别了薄筱雅之后,王崎走出酒楼,刚刚走出灯光照射的范围,王崎就感觉有一只手握住自己的右手手腕,异常用力。王崎下意识就像反击。可他一回头,就看见陈由嘉情绪低落的脸。

    王崎咬牙收住自己攻过去的劲力,法力反挫的感觉让他难受了好一阵。他这才没好气的问道:“师妹,你站在这里就是为了吓我啊?”

    “混蛋。”

    “啊?”(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