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百零九章 非理性博弈【对不起,今天请假一更,周六补】

第三百零九章 非理性博弈【对不起,今天请假一更,周六补】

    大约当街拉拉扯扯一刻钟之后,王崎和陈由嘉才手牵着手往辰风院子走。

    这么描述多半是有些不妥当吧,因为王崎的右腕依旧被陈由嘉以一个非常不自然的角度扭住,如果这和牵手那种旖旎画面有半点联系……王崎觉得产生那种感觉的人应该被辰风治一治脑子。

    陈由嘉在王崎身后,低头走着,如同一个受气的弱气女孩——前提是不看那一只被扭住的右腕。王崎的左手则轻轻的捂着自己的肋下。事实证明,在法力消除了肌肉力量的差距之后,五短身材在贴身短打之中优势很大。但是,王崎却没有对下手的人生气,反而将一腔怒火指向了辰风。

    尼玛啊,关键信息居然被你小子漏掉了……你肯定是故意的,脑袋应该被驴子踢到红白相间啊!

    陈由嘉低着头,问道:“你觉得我是不是回家比较好。”

    “师姐这个真不能怪我……”王崎当时就怂了:“那个……不说什么不知者无罪,无意识犯罪起码也可以减刑吧?”

    陈由嘉走在后面,刘海垂下,遮挡住了陈由嘉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她才说道:“我其实,不是那个意思。”

    好生硬好苍白好强行的解释……

    “你是不是觉得,我其实很……愚昧?”

    王崎赶紧摇头:“师姐咱不开玩笑,你不是说过你最聪明了吗?”

    “愚昧对应的,是智慧。”陈由嘉很认真的解释:“我很聪明。也很愚昧……”

    “没有,我没有这种感觉啊。”王崎断然否定。

    “你平时是怎么说我父亲的?”

    王崎随口道:“那个讨厌鬼啊,顽固死板又胆小的。一点风险都不肯担,把我这种天才赶到这里来这一点真是够了。”

    “还有呢?”

    王崎挠挠脸:“如果还有的话……都不是坏话了。”

    陈由嘉又将王崎的手腕扭过去几度:“其实你和我父亲是一样的人啊……”

    王崎赔笑:“你不是常说我蠢吗?其实在某点上,我说不定和你爹都是一样的蠢人嘛!”

    “是啊,你们其实都是蠢货的……”陈由嘉猛然抬起头,眼睛里泪光闪现:“其实辰风,你,还有那个薄师妹。你们都是一伙的……”

    突然,陈由嘉觉得王崎手腕上传来的反抗力量又增大了许多倍。她恼怒的握紧手。只听得“咔咔”几声响,王崎的手腕竟被扭断了。

    作为交换。王崎变成面对陈由嘉。他其实是个很怕疼的人。就算是生死之战也压不下他呼痛的行为。但是这一次,他表情分外的认真。

    陈由嘉心一慌,这才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她手下意识的松开,喃喃道:“我不是……”

    她想说“我不是故意的”。但话还没说出口。陈由嘉就感觉眼前一黑。身周传来淡淡的暖意。回过神来,她已经被王崎用左臂整个抱住。

    王崎将嘴凑到陈由嘉的耳朵边,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笑意:“喂,师妹,你真那么在乎吗?”

    “你放开……放开!我在乎什么了?放开!”

    “我和薄师妹出来吃饭这件事。”

    陈由嘉身子一僵,然后接着挣扎:“你爱和谁一起,和我没关系!”

    王崎搂紧了一些:“看起来其确实很在意嘛。”

    陈由嘉放弃了一般,任由王崎抱着。然后用脑袋抵着他的胸口,大声说道:“没错!是的!我就是很介意!我就是不喜欢那样!”

    “呵呵呵……哈哈哈哈。”王崎冲着陈由嘉傻乐:“既然这样。我们要不要正式在一起?”

    陈由嘉慌了:“正式在一起……你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概念?”

    “‘正式在一起’这个词的定义,就和它字面上一样。‘正式’,即为合乎一定规则。如果落到这件事上,就是‘我们两个都认可’与‘合乎约定俗成之规则’。‘在一起’啊……这个定义就有些复杂了。我想一想啊……一,两个人之间建立明确的约定,这是必要条件;二,两个人之间开始共享至少是部分的个人生活;第三,现在不一定缔结法理上的共同关系,但是以缔结这一重关系为目标……”

    陈由嘉猛地挣开王崎的怀抱,慌忙后退:“我……我……我我我……”

    王崎左手依旧拉着陈由嘉的右手:“我还没说完呢。第四,对未来的生活产生相近的憧憬,用通俗语言解释,大概就是一起谈一谈咱们现在要干什么啦,以后能怎么样啦,或者……”王崎挠挠脸,终于有点不好意思:“呆在一起幻想一下,我们明天一起去吃什么啦、以后过什么日子啦、什么时候……咳咳,正式见家长啦,什么时候正式结成道侣啦,要不要孩子啦……”

    大概是有点没话找话说吧,最后几项他几乎是以自暴自弃的语气说出来的。

    陈由嘉又一次低下头,用刘海挡住自己的脸:“想得太多了……”

    “贾维斯的锅。你知道的,自从用了它,我想事情一向很快,而且多线并进。”王崎毫不犹豫的甩锅:“在刚刚的一瞬间,我五十多个线程的思维推演了五十多种……应该说憧憬吧?我等若一瞬间经历了五十多种未来,然后——哦哦,我感觉我就像被你种了心魔大咒诶!”

    “我刚刚说了,我很聪明很愚昧的……你是个蠢货,但是是很有智慧的那种……”陈由嘉声音微微发颤:“我不懂你在想什么,不懂你在犯什么蠢。你也会很鄙视我吧,心持低劣、毫无虔心……而且我知道,我性子很坏的……”

    王崎点点头:“嗯。从这个角度来说,选你的风险很大的。”

    陈由嘉想要挣开王崎的手:“我就说啊……”突然,她感觉自己手一空。然后,王崎又死死抱住了她。

    “但是呢,我们来算一算啊。和你在一起的话,我将面临有朝一日会和你闹翻的风险。但是,如果我选择规避这个风险的话,我会失去什么呢?首先,师妹你还蛮可爱的。虽然不是我最喜欢的哪一种,但是看着还是很让人心情舒畅的。然后,然后你也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嘛!这一点就甩开很多人啦!而且你天分也足够好。我在至少万年之内不用担心你会比我先老死……再然后嘛,硬要说的话,我确实很讨厌你爸的,相信他也不喜欢我。能气死他的机会要好好把握……”

    “然后。最重要的,我确实喜欢你。如果前面几项的加权值加起来是十左右的话,那么这个起码要占到二十——当然,这是理性的说法,感性的说,这个的加权值无上限。这两年,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也很安心。”

    “喂喂,这样算下来的话。和你在一起我才是赚大了嘛!一旦有适当的利润,我就胆大起来。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我就会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我就会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我就敢违背仙盟之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我……我特么就敢和整个仙盟的执律使打上一架啊!更何况和你在一起,是无可计量的利润!”

    “风险?嗯嗯,当然有。但是百分之五十我就敢铤而走险,更何况无穷大?是男人就得把这一点风险担下来!”

    “你说我蠢,但是很有智慧,那么没关系,我会把这个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哪里的‘智慧’分给你,或者我可以慢慢教你,为什么我能够自然而然的犯蠢。这样你就可以当一个聪明又智慧的人啦!怎么样,听起来是不是很赚?”

    “这是双赢的结局啦,另外还有一个关于分手的囚徒困境,我可以证明分开没好处的。真的,我给你看看啊,这个纳什……那什么均衡的策略组合,如何达成最优解……”

    王崎都不敢相信,自己会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口若悬河的说这么多。他忽悠辰风合作的时候,都是花费了许久、模拟一切情况,准备许多说辞的。忽悠杜斌,更是真阐子包办一切的。很多以往从未想过的话语不经任何思索就说了出来。

    是真爱。王崎分出一个线程线程的思维进行判断。

    陈由嘉沉默的倾听着。王崎完全无法自抑。他无师自通了现代博弈论,许多复杂的证明从他嘴里冒出。这些数学理论大多数都没有在神州出现过,如果一点点将之吃透,踏破元神天关亦不是不可能。如果将之整理成册,或许可以在仙盟获取海量的功值。

    但是,此时此刻,这自冯诺依曼一下数十位地球数学家的智慧结晶,全被王崎用来说服眼前这个女孩。他要无可辩驳的证明,什么样的选择,才符合他们二人的“帕累托最优”。

    王崎全副精神就击中在那个憧憬的计算上。或许如他所说,名为“陈由嘉”的心魔大咒已经消去了他心中的许多变化。

    他感觉自己飞起来了。

    然后,他背部狠狠撞在墙上,灰尘弥漫,几道裂痕蔓延开去。

    王崎睁眼一看,陈由嘉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她的气息好像还在附近,但是却变得极其复杂,难以解析。

    这已经是斗战的法度了。

    “靠……这算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啊?”王崎左手扶墙站了起来,有些疑惑。

    他上辈子是个普通人【或许略带学霸属性】,也只认识普通的女孩。他从来没有和陈由嘉这种个性的女孩子相处过。

    “如果我是你,刚才就第一时间使出一道威力最小的缥缈无定云剑,判断由嘉的方位,然后冲过去渡入命之炎,同时按住了,强吻上去。”辰风无声的出现在王崎面前,支着损招。(未完待续。。)

    ps:  腆着脸求票——看在王崎这次这么主动的份上qaq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