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百一十章 报复社会
    缥缈无定云剑的轨迹既不是由施术者决定,也不是由受术者决定。它在被观察之后,就会根据预设的算法,塌缩成已经命中观察者的状态,颠因果,注生死,妙用无方。

    所以,施展缥缈无定云剑时,你能不能看到你要攻击的目标并不重要,你知不知道你要攻击的方位并不重要。只要你确定对方在看着你,只要你的剑气概率能够覆盖到你攻击对象的范围,你就能一剑斩仙。

    陈由嘉此刻肯定是注意着王崎的。只要这一剑一出,剑光就会自动追索目标,王崎也能知道陈由嘉在何处。不拘什么法度,都无法逆转缥缈无定云剑的“因果”。

    王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聚拢力量一记撼魂咒打过去。这一击的力量之强,竟让辰风后退两步。王崎怒道:“你小子还好意思说啊。要不是你没告诉我说她有可能要走,我特么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她根本就没有走的打算嘛,我就当是玩笑了,也不觉得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辰风耸耸肩:“再不追就来不及了。”

    此时,陈由嘉的气息已经渐渐飘渺,显然是远去了。

    王崎握着自己的右腕,龇牙咧嘴:“你都说出那种话了,我再追上去明显是居心不良啊——都怪你啊。”

    “娶了媳妇忘了媒人,要是没有我,你们两个万法门的蠢货不知道还要磨叽到什么时候——话说回来,没有我的话你们两个根本就不会认识好吗。”

    “我就是喜欢玩这种‘好想急死你’的把戏不行啊!这种暧昧阶段才是恋情最有意思的阶段!”王崎嘴硬着,怒道:“刚刚你也看到了吧?我有妹子!”

    辰风风轻云淡:“能说出那种话就证明你丫是个雏儿啊。”

    “能出刚才那种主意,说明你也强不到哪里去。”

    王崎自以为自己甩出一招必杀,谁知,辰风悠悠然的说道:“我订婚了。”

    “啥?”

    刚才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好像爆了什么猛料?

    “嗯。我有家室的——行了,别扯了,给我看看。”辰风抓过王崎被扭断的右腕。此时,这只手依旧以一个不自然的角度扭曲着。“我看看啊,居然已经长歪了,忍着点。”

    “你……啊啊啊啊!靠!”王崎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要死要死要死啊!你特么没说一声就又扭断一次?”

    “大概相当于扭断了五次吧?我刚刚把长好的韧带扭断。还没来得及正位,它又长回去了——你得学会控制命之炎,在适当的时候压制命之炎的威力。战斗的时候,肌肉和韧带都是出于用力状态,能够自动复位,这种情况你得注意一点。”辰风放开王崎的右腕,然后笑道:“现在知道疼了?刚才由嘉扭断的时候我可没见你喊啊。”

    “在妹子面前展现自己作为汉子的气魄是正常行为,现在师妹走了,我做给谁看啊。”王崎活动活动右腕。然后别过脑袋,尴尬的问辰风:“说起来,如果我刚才按照你说的做,会怎么样?”

    辰风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指到:“喏,那边有家客栈……”

    “卧槽,这进展也太快了吧?师妹她绝对不会同意的!”

    辰风揽住王崎肩膀,低声解释:“喏。你看啊,由嘉她绝对是对你有意思的。你强硬这一次。死缠烂打,人家多半是会从的——即使那个人再腼腆再守规矩,也绝对会为你做出改变,相信我!”

    王崎斜眼:“亲身经历?”

    “亲身经历。”

    我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各种意义上!

    由于过于震惊,王崎没有察觉到辰风语气有什么不对。辰风眼神望着远方,轻轻说道:“冲动一次。冒险一次,总好过你现在这般不明不白吧。”

    王崎绝望了:“你觉得,我这是成了,还是没成?”

    “真不知道。”辰风摇头。

    “你不是学人心的吗?你不是经验丰富吗?”

    “经验丰富谈不上。”辰风低声道:“问题是,由嘉很特殊。自小。她的父亲陈掌门就对她特别严厉。她三岁左右的时候,她的母亲也感受到了元神的契机,常常闭关……”

    王崎叹道:“感觉有些过分。”

    辰风摇头:“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吧。元神关系到长视久生,而一个灵感何其难得。若是一家子都有长生的契机,那么以后自然有无限的时间补偿。而且不管有什么缺憾,都能依靠悠长的生命、无限的经历来抚平——只是由嘉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现在还不明白怎么控制自己的情感,性子也比较别扭,”

    “说起来,她好像还有个哥哥吧?缺爱应该没有缺得那么严重吧?”

    “你兄长若是比你大二十多岁,只怕你们两个之间也不会有什么共同语言吧?”辰风同情的拍拍王崎的肩膀:“由嘉正是因为自由就自闭,所以并没有学会如空理解自己的情绪,正视自己的心灵。万一她心里一乱直接跑回去也不是不可能——还是我的办法比较直接啊。”

    还真是富有神州仙道特色的家庭问题啊

    王崎嗟然长叹:“靠。”

    当天晚上,王崎患得患失,居然无法入定。

    王崎在自己房间里踱来踱去,不安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见鬼见鬼见鬼……总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

    真阐子好心给出提示:“老夫觉得,你现在应该找那个小姑娘。”

    “上哪找去?”

    “今日是她兄长老找她回家。或许以应该与神京客栈或者仙盟驿馆找一找。”

    王崎险些跪下:“万一被她哥打回来怎么办……而且她现在不想见我,万一又跑了,岂不尴尬!”

    真阐子很想问一句“为什么会被打”。可王崎已经吼道:“贾维斯!给点意见!”

    “先生,按照预定的计划,您应该开始新一轮实验了……”

    “靠,谁还有心情……”王崎甩甩头:“等会?预定?我记得今晚的原本安排是什么来着?明明是练剑提高熟悉度的。”

    “按照您的预设某些条件一旦成熟,我就自动启用预案,覆盖原计划。”贾维斯回答道:“按照您的原定计划,在记忆体.千幻神咒内部传来的灵犀量出现大幅度增加之后,就覆盖掉原计划。”

    “哦哦,已经增加了吗?多少?”

    “约为原来的三点五六五倍。”

    王崎深吸一口气:“也就是说,至少又有一个谪仙炼化了波罗神焰……好,很好,非常好……”

    真阐子问道:“你小子准备干什么?”

    “报复社会啊。”王崎发出阴仄仄的笑声:“我觉得我需要把自己的不快乐转嫁给别人,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老头,陪我一起去践踏人间法律吧!”

    王崎伸出手,按在自己床头的一个特殊法器上。这个法器上面有好几个凹槽,其中有三个凹槽分别插着道心纯阳咒、千幻神咒、五瘟总咒的记忆体。

    心魔大咒是从神灵本体上分给出来的一部分。如果用生物学来比喻,那么它们就是神灵的“器官”。心魔大咒的咒灵分身与散发出咒灵的记忆体之间,存在着一种特殊的联系,类似于神灵与信众,又有别于神灵与信众。

    心神潜入幻境之后,王崎眼前呈现出一副巨大的神京地图,七道千幻神咒咒灵分身、一道道心纯阳咒的咒灵分身分布在神京城,其中只有两道在城内,而大多数都在城外。其中,那两道被炼化了的波罗神焰,正和那道圆环手办在一起。

    王崎意念一动,顺着咒灵分身的联系,将注意力转移过去。当然,这属于他的主观感受。实际上,是贾维斯将那里的信息传输过来,在他面前组成了一个幻境。心魔大咒太过恐怖,王崎希望尽量减少自身与它接触的情况。而按照冯落衣上一次的做法,只需要布置一个合适的防火墙,算器就可以直接接触心魔大咒乃至神瘟咒。

    转眼之间,王崎周围的幻境就变成了一个石窟的模样。王崎觉得这地方依稀有些眼熟。舒蓉蓉、萧白霜和赵青峰三个人呈三足鼎立的阵势相对而坐,其中,只有舒蓉蓉闭着双眼,周身白焰翻腾,正在炼化那“波罗神焰”。伪神灵圆环手办正静静的悬浮在赵青峰后面。

    王崎可以凭借心魔大咒共享到萧白霜的所有感知,也可以通过圆环手办的眼睛观察附近。两股视野被贾维斯重新建模之后,王崎甚至能从任何一个角度观察这里。萧白霜和赵青峰正在观察舒蓉蓉体内的一切。

    “啧啧,想要寻找这里面有没有暗藏什么特殊的符篆作为暗手吗?没用没用没用啊!心魔大咒和以往的所有法咒都不一样,它不会再你们体内形成任何一个符篆,也不是靠法篆或者其他什么的。它是改造魂魄,让你魂魄的一部分异化成一个系统的单元。”

    王崎笑了两声,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

    “这个好像有很多甬道,四通八达的石室……这貌似是上次看到的那个妖族遗迹……”王崎赶紧调出地图看看,发现这三个人居然就在神京城郊的一个小荒山上。

    “这个遗迹群还真大啊,居然还延伸到这里来了。这个赵青峰也是好本事,居然找到了这种地方!”

    王崎打量这四周的时候,舒蓉蓉睁开了眼睛。在她眸子深处,一抹心魔大咒咒光一闪而逝。(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