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百一十九章 辰风的故事
    “其实我和兰姐很早就认识了。”辰风第一句话就很惊人:“我认识她十几年了,出生开始。”

    “青梅竹马?”王崎发动起自己强大的脑补能力:“然后还是娃娃亲?然后艾师姐就追求自己的自由逃婚……”

    “完全错了。”辰风摇头:“我和她一起长大的。她大我三岁,所以在和其他孩子玩的时候很照顾我——你懂的,小时候老实孩子很容易被人欺负。”

    王崎微微汗颜。他上辈子的小时候早特么忘光了,这辈子的小时候……他一个成年人的思维和小孩子玩不到一块去,还真不知道这个世界好孩子是怎么样的。

    不过……貌似还真能想象出来。小小年纪就之乎者也,一副老学究做派的家伙,除了成为“别人家的孩子”,是绝对不会受到小伙伴欢迎的。

    辰风眯着眼睛,思绪似乎飞到了很久之前:“小时候,偶尔还觉得她特别烦。我明明想在家里看看书的,结果她就拉着我偷偷跑出家里,在野地里疯跑,捉捉虫或者摘摘野花野草什么的——当时她八岁我五岁。至今仍旧觉得,那个时候没遇上人贩子真是幸运……”

    王崎扶额:“你这才是注定孤独一生的思想吧……”

    “总之,我们两个就是这么玩过来的。”辰风没有在意王崎在说什么,继续放回忆:“嗯,我们两个的父母都是凡尘之中的大商户,也有意结亲来着。我第一次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大概就是十岁吧。然后。第一反应……兰姐她太烦了也太蠢了吧。好麻烦。”

    说着。辰风却还微笑了一下:“当时还觉得,‘唉,从今天开始就要照顾兰姐一辈子了,感觉特别累’。”

    兄弟,原来你从十岁就被吃得死死的……

    辰风接着说道:“不过,也就是那一年吧,兰姐有了新的兴趣,那就是到仙盟分坛的讲坛听讲。对于凡人来说。仙盟那些师兄将的道如同天书一般,既难懂又晦涩,还派不上什么用场。纵然知道学好就有机会当神仙,也没有多少人能坚持下来——至少我家乡是这样的。也亏得我们衣食无忧,所以兰姐她才能每天去学习。”

    “然后……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一向不怎么爱读书的那个笨蛋姐姐就被仙人称之为天才。然后,就有仙人将她带走。由于两家也没有正式定婚,所以……当时我大哥还安慰我说别伤心,兰姐是当仙人去啦,我这辈子不用担心她啦。”

    “其实那个时候。我还真没有这种念头。我当时想的是——‘嗯,一身轻松’和‘靠。那个笨家伙就这么走啦’两种吧。然后她又寄信给我,讲她在那边如何如何,父母偶尔还会把信截下,怕我难过吧。我反而有点好奇,非要了那些信。”

    “兰姐那个时候根本不会写信,想到什么就写什么。然后就为了读懂她那画满莫名其妙的图画还有各种鬼画符的信,我不得不求助于讲坛旁专门为普通人答疑解惑的低阶修士——她居然把她在思考的问题写给我!结果,也就两年之后吧,就是为了读懂她那破信,我莫名其妙就破通天了。我当时没有经过一天系统的学习,然后唯一接触过的观想法还是兰姐自己琢磨出来的一个半吊子。”

    王崎微微惊叹了一下。他能够呼吸之间破通天,除了他接触过正统观想之法外,更是前世的强大积累。这份积累甚至高于神州的不少宗师级人物。而辰风居然为了看懂艾轻兰的信,就自学成才了?不可思议。

    “当地仙盟负责人当时就惊为天人。非把我也带到仙院不可。”辰风接着说道:“当时还还想了很久,才给兰姐回了一封信——哦,差点忘了说了,仙盟虽然也提供代修者的凡人家属送信的业务,但是收费颇高,我之前都没用过几次的。然后,那一次信大概寄出了五天左右吧,她就翘掉了门派的功课跑来找我。然后,然后当天晚上就因为由嘉的原因被扭送了回去。”

    “不过也就是因为那一晚,我才意识到了,哦,原来她不止是我姐姐。”

    王崎插口道:“然后你就为了艾师姐千方百计的考进天灵岭?”

    “那我应该去集茵谷而不是阳神阁——你能够猜对一次吗?”辰风的眼神中透露着鄙视:“我是真的喜欢这一门道。而且,为了读她那信,我当初也是在生灵之道上下功夫最多。”

    “然后,我加入阳神阁之后,我们两个就回乡了一次,订婚了。在天灵岭的日子,我过得很快活。”

    是啊,能不快活吗?

    王崎快要受不了辰风这幅无意中显露人生赢家本质的嘴脸了。

    “兰姐很漂亮,身段很好,而且我们两个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相互之间真是熟的不能再熟了。按照你的说法,无限接近最优解。”说道这里,辰风却苦笑起来:“只是,兰姐只有一样不好——她总觉得我们还是三四岁那会,我应该乖乖的跟在她后面,被她照顾。”

    王崎道:“所以你就为了振夫纲和她……好吧看你的表情我又猜错了。”

    “我其实是没那种想法的,兰姐比我强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就算比我强很多也不影响我们的关系。别人怎么看我也是不大在乎的——虽然‘吃软饭’的名号难听了一点,但是只要不当面说就无所谓。”辰风随手拔起一根看着还有几分绿的草杆:“可兰姐老是说‘小风你不要忙啦’‘有我就好,小风什么都不用做’‘专心修炼啦,不懂来问我啊’,真的很烦。”

    “到最后,我真的有一点自己的想法了,可所有人都觉得我被兰姐逼得崩溃了。”辰风有些哭笑不得:“我师父还跟我说‘你不用和轻兰那孩子比。有些人天生就是站在别人拼命才能到达的地方’。其他一些师兄弟也来劝我。”

    然后。辰风沉默了一下:“最可气的是。兰姐也是这么以为的。”

    “她跑过来跟我说,‘小风你不用这样啊,我绝对不会和你分开’。那个时候我是真的有些生气,还有些伤心。我以为只有她才不会这样看我……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她应该懂我的。我就是想要证明,‘当好人比当坏人好’。我真的是这样想啊!她怎么能理解成赌气呢?”

    “然后,我们有生以来第一次吵了一架。”

    辰风冲着王崎张开双臂:“你看,这就是后果。全神州都以为我疯了。好歹靠着往日积累的成绩。我撑起了一间实证部。除此之外,一无所有——哦,好像由嘉还信我。”最后,辰风问道:“那么,你信吗?”

    王崎拍了拍辰风的肩膀,竖起大拇指点赞:“放心吧,我信的——所谓妇唱夫随。”

    辰风叹道:“你不必用这么生硬的法子来说明自己有恋人这件事……”

    “被你回忆杀闪瞎狗眼了,需要自己调剂一下气氛。”

    辰风找了个人倾诉一番之后,舒了口气。他反问道:“你这次怎么这么严肃?”

    王崎指了指远处正在耕作的农民:“你觉得,这些凡人如何?”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知饥寒。也算不错?”辰风认得出地里的作物:“稻种十多年就能更新一代,亩产十石,棉种也差不多。天下黎民不饥不寒。”

    王崎清楚辰风说得不错,也能理解辰风话语中透露出的那一丝骄傲。天下的良种作物都是出自天灵岭,而与之配套的肥料则是出自焚金谷。除了不能吸收八千米以下氮磷钾,焚金谷的化肥种什么活什么。仔细想想,自己自幼吃的就是精米白面,这要是地球古代,大地主都不一定有这个条件。

    但是……

    “他们也很可怜。”王崎道:“能够使用的生产工具有限,决定着他们的收入、消费水平始终有一个上限。对于我们来说,这个上限还很低。”

    “而且,他们还有可能被路过的强大修士或者妖物随手拍死。”

    “我的家乡被路过的古法修毁灭。然后,我在仙院一个同窗因为家乡妖兽被灭,急于报仇,所以……走了邪路。还有去年见过的那些邪教徒也是。西海龙王的那个法术,就算是最低级的修士也可以无视,但是神州大地却已然变得民不聊生。”

    辰风问道:“一定要做?”

    “只要成功,人间再无那种惨剧,人人皆可如龙而行。”王崎道:“而且,我有很大把握,这件事能成。”

    如果将灵气看做是一种资源,将法力看做一种劳动产品,那么每一个修士都是一个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个体。这种经济制度具有极强的稳定性,能够满足所有修士的最低需求。而在这种情况下,修士又始终是生产资料的所有者,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在这个世界里,商品经济、资本主义并非是不可阻挡的历史车轮,而是一种伴随着一定风险的最优解。

    进化这种东西,往往是求个满意解就够了的。王崎可以用详尽的证明开说服仙盟,但是完成这种变革,却不知需要多久。

    辰风问道:“你这件事,打算做多久?”

    “我只能够保证将种子种下。”王崎回答道:“按照我的推算,参与者有很大可能获得巨力,但是鬼知道那是几十年还是几百年后了吧——其实我私下里还觉得,等我成为逍遥修士之中顶尖存在之后再推行,说不定会快一点。”

    除非眼前一亮:“你已经做出来了?”

    “嗯,只等你……”

    辰风伸出手:“为什么不呢?这事件好事……而且,我还真不认为有什么诘难比‘吃软饭’还难听。”(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