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百二十四章 律法系统,法家传承

第三百二十四章 律法系统,法家传承

    只是相似,不是一样。

    地球的“无罪推定”和神州的“疑罪从无”并不是完全一样的东西。虽然从生产层面来说,这两者的目的都是以“改造”为主、让犯罪者回到生产系统之中。这是人道主义的体现,也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最符合大众利益的策略。

    说到底,“善”之所以为善,正是因为它更加利于文明发展。

    正所谓,天道,利而不害。

    但是,如果一个法律涉及的群体出现极端的二元分化,那么这份“善”也会处处透露出古怪。

    法律没有立场,但是立法者有立场。

    正如地球上某个国家在某一段时期,既是自由的乐土、民主的标杆、法制的典范,闪耀着理性的光辉,又是文明世界里最大的蓄奴者。它的开国元勋既是伟大的圣人,又是毫不留情的屠杀万千原住民的侩子手。

    这就是“立场”。高贵的文明人能够看到的是一个光辉的国家,一个主动退位让贤的圣徒。而这片大地的原主眼中,这则是一个建立在血泪与骨肉上,靠奴隶推动脉搏的邪恶国度。

    修者与凡人的差异甚至比“文明人”与“野蛮人”更大。宇宙的物理规律将不能驾驭灵气的凡人永久禁锢在封建社会、小农经济当中,掌握着力量的修者则近乎无所不能。

    仙盟的立法者也是修士。他们的立场在修士这边,所以定理下的规矩也是以修士为出发点的。

    恶意杀伤凡人者,斩立决。

    仗着己身强大。欺辱弱小者。心性必定有缺、“恶意”更是显得他对规则的蔑视。这种修士无法成为合格的“零件”。强行安装进来也只会赞成事故,所以定斩不饶。

    损毁凡人财物者,禁闭。这一条规矩也是出于类似的考虑。对于修士来说,“禁闭”是平火气、养心神的“修行”,是“改造教育”。这也是明明只损毁私人财物,却一定要处以禁闭之刑的原因。

    在仙凡二元的情况下,这无疑是一个优秀的策略组。站在修士的立场上来看,败类得到了打扫。从凡人的立场上看。损失得到了补偿。

    但是王崎还是觉得有一些别扭。

    或许是前世留下的烙印怪,又或许是短短五年从凡人成长到筑基修士使得他振奋还没有转变过来。在他潜意识里,凡人和修士本就是同一个物种,理应平等。

    “理性与感性终究是不同的吗……”被辰风一扯,王崎才回过神来。他不再去关注这场庭审,而是全力行布圣光。

    这是他最近才发现的事实。他一开始领悟的圣光,就是命之炎的一个变种,而非下位神通,是命之炎在精神领域的特化形态。那种高熵邪魔实在太强了,为了与它对抗而异变出来的圣光竟是如此接近生命的本质。

    圣光在根本上与命之炎并无高下之分。只不过命之炎这种“经典模式”是经过天灵岭无数人的研发与淘汰才形成的,而王崎自身则根本不会驾驭圣光。所以才会出现圣光被命炎完全同化的情况。

    参与审判的几人只觉得这里突然亮了那么一点。不过老夫妇身为凡人,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两个讼师与那位被告的公子都以为是天光。只有作为审官的付思录感觉到了什么,深深的看了王崎和辰风一眼。

    他们出去之后,王崎与辰风的法术才正式开始。

    白色的负熵之火、生命之火在这间大厅里蔓延。这是一种非常极端的用法,无节制的泼洒命炎只会给大量无机物点燃命火、引发大规模妖化。但是,辰风却以精妙入微的控制力,控制着流转在整个大厅里的生机。使之不残留在地板墙壁以及桌椅内部。

    很快,白色的火焰就覆盖了整个公堂。远远看去,就像火灾一般。

    然后,王崎才悍然发动圣光之能。

    白色的秩序之光在公堂里荡漾。与辰风不同,王崎并没有控制力量的想法。他一味的提高力量输出,然后将神光法负熵力以电磁辐射的形式传播出去。这个频率本应超越人眼感知极限,但是王崎所放出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即使是没有转化完全的力量,也足以让人暂时失明。

    辐射向墙壁的圣光撞上了辰风布下的命炎火层,然后两股不同的力量相互吞噬起来。这才是生命的本来面目之一,是纯粹的“进食”。由于有这一层命之炎在,圣光并没有过多的渗入周围环境。相反,命之炎包裹的空间,形成了一个具有浓郁生命力的空间。

    这一刻,本以走出刑律司的付思录骇然回首,惊到:“这么强大的生命力……”

    不只是他,这一刻,刑律司附近所有修士都在惊叹。这庞大的生机甚至能够比拟海中巨妖。如果一个生命体想要凭借肉身就获得与这省通等量齐观的生命力,他的肉体肯定不必大山小多少!

    在更远的地方,神京城内,无数古老的意念升腾起来。他们还不知道究竟是何种东西在作怪,但是这个两千年前苟活下来的古法修却本能的感觉到了惊恐。

    不论战力,而光论“本质”,这个力量已经接近元神宗师。

    辰风和王崎并没有打算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实际上按照他们的计算,也不应该出现这么大的反应。

    “不对啊,圣光之神不过是汲取了我和区区四人的圣光法术,就可以提前诞生,现在我们两个的李强加起来得是那一次的百倍以上,没道理还不显形啊。”

    王崎只觉得好不容易压下的法力又开始暴涨。三枚龙族硬币自行发动,不断的吸收掉多余的法力,这才让体内循环维持在一个相当平衡的境地。

    辰风没有龙族硬币这种神器,所以承受的压力比王崎更大、更强。他手微微发抖,几欲宣泄出体内越来越多的法力:“计算失误……我感觉到我们的负熵力正在经由某种特殊的渠道流失。‘仙盟律法’这个系统……已经存在了好几百年,如果是‘律法’这个概念,六万年,法家圣人……不是你那圣光之神能够比拟的!”

    “不可思议啊,圣光之神的教义,明明也有许多先哲思想,不会比法家圣人差多少……”

    “思想本身强不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传扬的人多不多……”辰风已经不得不盘膝坐下,一心一意稳固自身了。

    有力量的不是思想本身,而是秉持思想的人。若是这个思想有利,那么秉持者自然强大,思想也就有了力量。

    赋予无生命物体以生命,是个复杂的过程。而且接受这力量的系统越庞大,转活所需要的力量就越巨大。

    “仙盟律法”这个系统存在了几百年,只不过没有人刻意的去引导它的力量,所以一直没有转活。但是,这个覆盖全神州的“系统”几百年来吸纳的灵气又岂止是如渊如海?只不过灵气本征式特殊,存在不同,所以大部分修士感知不到而已。

    而王崎和辰风将之点活,就是为了让它变得能够被感知、容易被感知。

    突然间,王崎感到了异样。他急忙拉起辰风:“快,收力!”

    辰风立刻撤去命之炎,而王崎也及时的减弱了圣光的力量他闭上眼睛,以种种方式感应时空中的场。

    在变化。

    有什么在变化。

    灵气在从无序归于有序。某种秩序、某种法理凸显出来。

    王崎睁开眼睛,眼神深邃。贾维斯全力辅助,无限维希尔伯特空间生成,解析这里的灵力。

    多余的法力立刻就找到了宣泄的口子,疯狂的涌向两件仙器。超越地球上一切材料的仙器级别炼材超越地球上一切常规材料的特性,提供了难以想象的计算力。足以与超级计算机媲美的“数学”与“离散”开始用蛮横的力量推动绘景的进行。

    虚拟的高维空间之中,一根根曲线凸显,颤动,好像是某个沉睡巨兽的脉搏。而负熵力的刺激,让这个沉睡的家伙振奋起来了!

    王崎伸出手,圣光在掌心荡漾。手掌在与那个曲线的三维投影所在之处一划而过。

    浓郁的生机注入虚空,曲线发出了有史以来的最强音。

    然后,微不可查的灵气波动终于拥有了可以被感知到的变化。辰风大喜,掷出早已准备好的天一灵玉。虚空之中莫名存在的力量以接触到天一灵玉之中特殊的灵气之后,迅速倍增,一瞬间,青濛濛的玉石就变得亮银色。

    王崎反手抄起这块玉石,叹道:“不容易啊。”

    辰风缓缓将法力挪移出体外,道:“还需要一套相配合的法度……神道规则你已经完全解析了,等到这一道法力的本征式解析出来,由嘉也可以反推出具体心诀,但是应用之法……”

    “这个不是问题。”王崎打了个响指,将辰风拉入一重幻境。这重幻境显然非常节省计算力,周围竟是一片纯白。而有一个黑袍老者正在幻境中央推演法术。

    “喂,老头,我让你帮我整理的法家传承相关,你准备得怎么样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