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百三十九章 非议,玩脱
    灵舟上迷茫着一种奇怪的尴尬感。

    不同于屡屡被讥讽为“万法也想有道侣”的万法门修士,天灵岭修士都是以情感生活充实著称的。他们之中,有不少人还兼职诗家或者画家。求索生灵之道那极低的算学要求,使得他们远离迷狂的算学式思考,一举一动都充满的灵性的味道。

    但是,王崎再怎么也想不到,这个门派的禽兽,真的敢正大光明的追求别人的未婚妻。

    感受到王崎那惊疑不定的目光,薛不凡苦笑着摇摇头:“喂,王师弟,你可别这么看着我啊。轻兰师妹刚来那两年,她还没有订婚呢,辰师弟来之后的第三年就离开了……”

    “这样子正大光明的说出来你也是够强的……”

    王崎觉得自己应该避开这个尴尬的话题,问道:“这次艾师姐会不会出来,那个……”

    “很不巧,轻兰师妹真正闭关结丹,你们是见不到了。”

    王崎注意到,辰风微不可查的舒出一口气——他居然紧张了一下,显然还没有准备好去见自己未婚妻。

    王崎想了想,又问道:“这次道种之赏,都有什么人参与?天灵岭所有低阶弟子都会参与吗?”

    “我想内门弟子大多回去的吧,除了闭关以及外出游历的那一些之外,大概都会去的吧?他们都有资格。”

    王崎其实很想问一下毛梓淼的事情。不过,薛不凡是古灵崖真传,是王崎入道之前就小有名气的天才弟子。若是王崎感觉不差,他此时已经有金丹中期的修为了。这种人应该不会特别去注意其他支脉的一个半妖弟子。

    陈由嘉突然道:“这次,万法门,有人来吗?”

    薛不凡很奇怪的看了陈由嘉一眼:“陈师妹。这是道种之赏而非道器之赏。生灵之道首重实证,涉及算学的部分不多,往年根本没有万法门人过来。”

    “这样啊。”陈由嘉看着远处的山岭,依旧没什么表情,但是眼睑低垂,不知道在想什么。

    王崎感觉。陈由嘉的兴致不像刚才那么高了。

    他突然觉得有那么一点尴尬。虽然他敢说自己和任何妹子都是纯洁友谊。但是在陈由嘉面前,这种说辞的说服力都无端弱三分。也不知是为什么,他将毛梓淼的名字咽了回去——大概是类似于不想和正牌女友谈以前的事之类的心理?

    王崎手扶着陈由嘉肩膀,问道:“想家里人了?”

    “这次论文明明是有我名字的……就算提名没有我,我也应该是重要参与者。”陈由嘉声音很轻。

    王崎笑道:“师妹,你这样子,好像个做好功课之后,希望爸妈夸一夸的小孩子。”

    陈由嘉脸上瞬间就闪过一丝阴云:“夸?他们……”

    好像弄巧成拙了?王崎轻轻摇头,觉得自己应该劝陈由嘉和家里人好好谈一谈。

    灵舟擦着一片白云轻轻的越过天灵岭重山。长青的森林郁郁葱葱。其间零星点缀着一些房屋。等到了天生峰之后,才出现大型的建筑群。

    看着脚下出现有渐次远去的群山,王崎的心思渐渐飞扬起来。他这才回想起,在这里的这些家伙,虽然在各自的学科领域都取得了一点成就,但本质上,他们都是不成熟的少年。

    相比起以后那漫长到不可想象的岁月,他们还很小、很小。现在。他们正好是为了种种微末事情烦恼的年纪。或许,年少时那大大的烦恼与不值一提的骄傲。都值得用以后的长久岁月去记忆。

    灵舟越过天生峰之后,就来到了天灵岭中峰。

    中峰不是天灵岭珠峰,也不是最高峰,更没有什么驰名天下的支脉开派于此。它之所以曾为门派核心区域,完全是因为交通便利,各支脉来往便利。天灵岭聚会之所芳菲灵天。便是坐落于中峰山顶。它并非是认购简称,而是一株灵木“长”成屋子形状。这株灵木本事榕树,不知得了什么造化,千百前期就生长于此,却没有开灵化妖。所有灵力都积淀于枝叶之中,生长成空心树屋的样子。它生长缓慢,气根之间都布满的地衣苔藓。这些地衣吸收了灵木的部分灵力,竟化作灵土,养活了其他植物。等到天灵岭弟子发现这处绝妙所在时,这里已经成为花开不败的奇异所在。之后,这株灵木就被引导成今日所见的恢弘树屋。其上又被嫁接过栽种上种种灵植,即使是秋日也绚烂无比。

    为了避免与普通弟子发生冲突,也是为了让辰风他们有个准备,薛不凡直接带着三人落到芳菲灵天之后,从后门进入。一进门,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草木特有的清气。数种花香混杂其间,芳而不酽,沁人心脾,让人精神一振。

    辰风也才从方才的尴尬之中恢复过来,对着后面两人道:“你们两个,别这么闷,开心点。这可是生灵之道的最高奖项之一!”

    王崎摇摇头:“没什么好开心的吧?为了做成这个,我抛出来的弈天算,可是值不止一个道器赏的啊。”

    王崎对于这个结果却是不是那么意外。虽然他一开始就抱着“得不到”的想法,但他内心也清楚,无论是“纳什均衡”还是其他博弈论概念,都是足够一个数学系教授吃一辈子的成果。而且冯老师真的想要挺自己,拿下道种赏也不是特别难。

    陈由嘉的回答更加简单:“我是万法门弟子,但求算理,帮你是顺带。”

    王崎又范围了一句:“话说回来,你应该才是该尖叫两声,以示自己欢呼得不能自已吧?怎么你比我们两个还要平静?”

    “我做这件事,是因为我自己真的想做,我觉得它真的有意思。相比之下,道种赏反倒是小事一桩了。”辰风微微笑道:“只不过,得了道种赏,以后获得的资源更加充足。求道实证更加便利。这倒是一件好事。”

    果然,这家伙在不涉及艾轻兰的情况下,就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装逼如风的老好人,求道者辰风!

    薛不凡在前面笑道:“不愧是辰师弟,这话说得才像一个求道者。求道为本,如不慕道。如何以道为本?”

    在显露这般峥嵘时,他们才会展现出自己身为天之骄子的一面。

    进入树屋之后,薛不凡就离去了,只留王崎三人在一间静室里等候。王崎好奇的看着枝叶、气根与藤蔓织成的墙壁,为生物的奇特而赞叹不已。

    不多时,一个相貌在三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辰风一见对方,就战力来,恭恭敬敬的行礼道:“高师兄。”

    那个中年人神色复杂的看着辰风:“辰师弟啊,回来了?”

    “嗯。”

    二人沉默了片刻后。中年修士首先开口道:“对不住。”

    “不必。我是自己离开门派的。”辰风道:“即使没人理解我,门中也没有人厌弃我、驱逐我。这就很好了。”

    “其实,今天也依旧没有多少人能够理解你。”中年修士将手一挥,不知施展了什么法度,青碧的灵光侵入树木。

    然后,一片非议之声从墙壁之中传来。

    “这也能够算生灵之道?”

    “算学把戏罢了。”

    “神道余孽……”

    “古法流毒……”

    王崎脸上不见怒色,反倒是觉得颇为有趣。地球上有不少科学家或科学史学家视心理学为科学之耻,想不到神州人还要更加偏激一些。

    那个中年修士叹了口气。首先对陈由嘉表示歉意:“这位是万法门的陈师妹是吗?抱歉,由于你在那十篇论文之中。只有六篇第二作者、三篇第三作者的位置,所以并不能分享这次道种之赏。”然后,他才郑重对王崎二人说道:“二位师弟,你们想好如何回应这般非议了吗?”

    就在王崎和辰风准备领奖时,远在万里之外的神京,赵青峰等几个修士正聚在一起。神色诡异。

    赵青峰对着一众同伴,严肃道:“诸位,我发现,我们好像被王崎给骗了。”

    随着心魔大咒侵蚀的加深,这个小群体也越来越有一言堂的味道。中了千幻神咒的谪仙已经将自身寄托虚幻。不会争辩。而中了道心纯阳咒的赵青峰则越来越偏执固执。而这些谪仙自己也没有察觉到这种情况有什么不对。

    不过,不会争辩也不代表没有自己的思考。那些中了千幻神咒的谪仙会无端相信无缘无故的美好,因此没有在第一时间接受赵青峰的怀疑。

    赵青峰却不以为意,道:“我最近发现了那尊神灵的真正用法——王崎骗了我们!他隐瞒了我们这道神通最可怕的地方,然后用我们来测试他神灵的可靠性与稳定性!”

    说话间,赵青峰伸出一只手,运使“神力”。一团粉色灵光出现在他掌心。若是王崎再次,肯定会惊呼出声——这分明就是心魔大咒的咒灵分身!

    王崎到底是小看了这些谪仙、小看这些人对法术的领悟了。

    往日里,他亲自对这些谪仙施加影响,然后又有贾维斯监控,心魔大咒记忆体作为保险。可是三天之前他就离开神京,到天灵岭去参加种生之宴,作为贾维斯主脑的两件半仙器、作为最强终端的求道玉以及作为保险的记忆体,全部被他带离神京。因为在他看来,这些东西被别人拿去就是分分钟灭世的节奏。

    所以,他史无前例的,玩脱了。当夜,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数百团心魔大咒咒光飞上夜空,向整个神京飞散。(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