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道君

第一二二九章 北州刺史,邵平波!

道君 | 作者:跃千愁 | 更新时间:2018-11-23 16:18:2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超级兵王武道至尊太古剑尊极品异能学生很纯很暧昧次元论坛最强天赋树开挂的大神这个游戏不简单明威天下
  这护女的态度可谓表达的明明白白,如此表态也是心怀愧疚想给女儿一个交代。

  众臣对此皆无任何异议,不管真相如何,回去叮嘱家人一声,家中任何人不得再偷偷议论此事,免得惹祸。

  然这个交代又岂能让太叔欢儿满意,她此来要的也不是这么个交代,当场反问:“父皇,诛人易,人心可诛否?若世人口中不敢明言,心里却认定女儿受辱了,人心所向,女儿岂不冤枉?”

  朝堂上又陷入了寂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都明白,能管住大家的嘴已经很勉强了,人家心里想什么岂能管住,这位公主不是无理取闹么?

  但这个时候大家谁都不好说什么,陛下的家事还是让陛下自己去处理好了。

  太叔雄静静盯着女儿,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女儿了,不知道她究竟想干什么。

  太叔欢儿再次打破平静,“若人人皆这般想,让女儿将来如何嫁人?”

  太叔雄徐徐道:“孤王的女儿,何愁嫁不出去?”

  太叔欢儿忽又转身面对众臣,盯着一人问:“赵大人,本公主若看中你家公子,欲嫁给你家公子,你可愿意?”

  “啊!”那位赵大人大吃一惊,当场被闹了个措手不及,做梦也没想到这事会点到自己头上,“这…这…”开什么玩笑,自己位高权重,让自己儿子娶陈长功那老匹夫玩过的且已经成了笑话的女人,赵家岂不是要成为天大的笑话?

  平常可以以理拒之,这个时候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所有人的目光盯向了他,太叔雄亦冷冷盯来,行不行是一回事,欲看这位态度如何。

  有人为其堪忧,有人暗暗幸灾乐祸。

  赵大人也触碰到了皇帝紧盯的目光,有一头冷汗的感觉,但他不愧是久历朝堂之人,才思敏捷,很快便恢复了平静,对太叔欢儿拱手道:“臣家里那几个不成器的,要么已婚娶,要么是蠢材,配不上公主。”

  太叔欢儿哪肯轻易放过,“赵大人,是不是蠢材另当别论,本公主只问你一句,我若愿嫁,赵家可愿娶?”

  赵大人心中别提有多纳闷,平常跟这位公主好像也没什么过结吧,干嘛非要跟赵家过不去,他下意识偏头左右看了看朝中的政敌,有点怀疑是不是谁在故意使坏唆使,以前也为听说这位公主有挥斥朝堂的能力。

  太叔欢儿:“赵大人不答,看来心中也是认定了本公主已受辱,配不上赵家儿郎。”

  赵大人忙道:“公主多心了,能得公主垂青是赵家小子之幸,若是陛下赐婚,岂敢不从!”他直接把球踢给了皇帝,让皇帝看着办,皇帝若要坑他,那他也不是吃素的,让皇帝自己掂量去,要不要赐这婚。

  太叔欢儿不管他,又盯向另一人,“龚大人,本公主若看中你家公子,欲嫁给你家公子,你可愿意?”

  有了前车之鉴,被点名的龚大人已是不慌不忙,有样学样道:“能得公主垂青,是龚家小子之幸,若陛下赐婚,岂敢不从!”也把球踢给了皇帝。

  太叔欢儿又问另一人,“成将军,成府公子可愿娶本公主?”

  成将军也是有样学样,照搬照答。

  太叔欢儿也把家中有适婚配儿郎的朝中大员点名连问了好几个,而得到的回复皆一模一样。

  有了前面之人的应付,后面答话的人一个个也都放心了,看出了太叔欢儿只是问大家态度,并不是真要嫁予。

  太叔欢儿也未挨个把合适的都问一遍,差不多就转身了,对高坐在上的太叔雄道:“父皇,诸位大人心中本意如何,女儿不知,但女儿还是那句话,诛人易,诛人心难,女儿要的不是口是心非,而是天下人真正认为女儿是清白的。”

  太叔雄也已冷静了下来,高高在上看惯了朝堂倾轧的他,算是看出来了,自己这女儿一连串的,绝非无的放矢,似乎早有打算,他倒要看看这女儿想干什么,“你欲如何?”

  太叔欢儿:“女儿出身皇家,贵为晋国公主,自知没有嫁于平民的道理,若此时朝中官员家皆不愿娶女儿,反而匆匆随意下嫁一人,天下人岂能不误会?若此时,朝中大员家愿娶女儿,自能证明女儿清白。父皇,为证女儿清白,女儿想嫁人,请父皇赐婚!”

  众臣面面相觑,敢情绕了一圈,这位公主还是想嫁给某府人家啊,顿时一个个提心吊胆起来,担心真点中自己家。

  尤其是一开始就被点名的赵大人,一颗心更是悬上了,心里嘀咕,为什么一开始先问他?

  太叔雄环顾了一遍众臣的反应,“欢儿,想嫁人是好事,但此乃后宫家事,不宜在议政朝堂上讨论,先回去吧,回头孤王与你母妃好好商议此事,孤王向你保证,定为你觅得一如意郎君!”

  太叔欢儿哪肯轻易退下,大声道:“一国公主,嫁人,且是下嫁官宦人家,又岂止是后宫家事?女儿为鼓舞军心士气,亲赴前线,乃为国赴险,如今却落得如此骂名,又岂止是家事?将士有功尚且要论功行赏,女儿反倒没脸见人了。”

  “父皇,非是女儿不肯听命退下,而是女儿心中已有如意郎君人选,但怕朝中大员反对,又怕父皇食言,故而女儿想当着百官和父皇的面,问父皇一句,女儿前去西屏关之前,父皇曾答应女儿一个要求,父皇可还记得?”

  已有如意郎君人选?众臣再次左右观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心揪着,都在琢磨,谁呀?公主闹到这个地步,这真要是当场提出来了,怕是跑不掉了。

  尤其是那些个家中有才俊儿郎且未嫁的,很是担心被公主给看中了。

  太叔雄:“孤王自然记得,允你提一个条件!但这条件是有前提的,需合情合理!”

  太叔欢儿:“女儿为国赴险,落得如此地步,人人嫌弃,无人敢娶,怕是要误了终身,如今只想请父皇赐婚一官宦人家,难道连这也过分了,也不算合情合理吗?”

  殿外,广场边缘的月门旁,雨伞遮掩下的兰贵妃紧抓衣襟,很是紧张忐忑。

  朝堂上究竟会发生什么情况,贾无群也难以确定,不过在神庙时却教了应变之法。

  办法虽好,但兰贵妃很担心女儿上朝后会紧张害怕,会说不清楚,而导致无法达到效果。此时她只怕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女儿不但不紧张,反而是冷静的很,遵照应变,可谓应对的有模有样。

  殿内,高高在上的太叔雄略沉默,诡谲目光慢慢扫过众臣,心里嘀咕,这倒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女儿出了这样的事,换了平常指婚的话,这一帮子怕是都要推却,都不肯答应,如今女儿当场闹成这样,这群家伙反而不好推辞了。

  作为父亲的,多少也有些好奇,自己女儿心中的如意郎君会是谁?他也想先看看女儿提出的情况再做决断。

  一群大臣留心到了陛下的目光,皆被这目光弄得心里有些发毛。

  稍许之后,太叔雄徐徐道:“诸位,公主心中的如意郎君是哪家的,孤王也不知道,孤王只想问诸位一句,可愿为孤王分忧?”

  分这忧?愿分这忧才怪了!心中一个个不肯,嘴中却异口同声道:“愿为陛下分忧!”

  太叔雄:“若公主选中哪家儿郎,可愿娶?”

  众臣如同商量好了一般,再次异口同声,“蒙公主垂青,愿娶!”

  口是心非到了这个地步,一个个的,连自己都觉得过分了。

  “好!”太叔雄点头赞许一声,目光又落在女儿身上,“欢儿,你心目中的如意郎君是哪家的儿郎,不妨先说来听听。”话中依然留了余地,没把话给说死,以便让自己掌握住最后的决断权。

  太叔欢儿不带犹豫的,脆声吐出一个人物来,“北州刺史,邵平波!”

  晋国之前不好安置邵平波的官职,太叔雄想了个妙招,把邵平波的官职封在了他国,不惹朝中非议,又给了邵平波相应的待遇级别。

  邵平波?堂内一静,百官皆当场愣住了。

  竟然是邵平波?太叔雄也有些傻眼了。

  这个结果真正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太叔欢儿慷慨陈词道:“女儿前往西屏关鼓舞军心士气,乃邵平波献策,也是因此导致女儿声名受辱。女儿是不是清白的,邵大人却是清清楚楚,女儿无法自辩,邵大人怕是也无法帮女儿辩解清楚,若邵大人愿娶女儿,谣言不攻自破!”

  太叔雄愣神之后,一张脸黑了下来,对于邵平波,他是极为欣赏的。

  尤其这次的谋国之战,邵平波的能力得到了确认,西屏关那么难啃的骨头,连整个黑水台都拿不下来,邵平波一出手就搞定了,更是让他欣赏不已。

  搞定西屏关的过程也许有些不光彩,也令他付出了一个女儿的代价,可谋国之争,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战场上兵不厌诈,哪还在乎什么光彩不光彩的。

  有如此人才相助,何愁平不了天下,如此人才岂能屈待?

  女儿是不是清白的,他很清楚,若因此惹得邵平波受辱怨恨,有些得不偿失,把女儿硬塞给哪家的儿郎都行,唯独塞给邵平波不合适,这不是善待驾驭功臣之道!

  PS:感谢新盟主“花毒毒”捧场支持!
道君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daoju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太古剑尊汉末大军阀抗日之小将传奇校园枭雄奸人软,化,物极品太子爷老子是癞蛤蟆都市良人行我家宝宝你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