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大周皇族

传记风云 之万年一梦--我名落星辰

大周皇族 | 作者:皇甫奇 | 更新时间:2018-08-02 13:25:0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带着农场混异界神魂至尊傲世九重天召唤万岁邪皇抢婚:第一杀手狂妃绝品邪少异界流氓天尊武极天下天域苍穹风骚重生传
  我叫落星辰。

  从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和族里其他的孩子不同,这不仅仅因为我是当代族长的儿子。我的母亲怀有我的时候,夜夜繁星满空,无数的星星映射出巨大的光束落入母亲的身体之中。我的外祖父也就是上代族长为我取名落星辰。

  从我小的时候开始我就被冠以天才之名,他们都说我是千年以来族内天赋最强者。[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我们落家在整个上古时期算是一方之霸主,父亲大人为地魂修为。我曾经见过父亲大人用他的连天弓一箭将一个传奇境的人射杀。父亲的连天弓很棒,可父亲却说每个人都有命里属于自己的弓,我的会比他的更加强大。

  在我15岁的时候我终于达到了天冲境。第二天父亲把我叫到了他的身边,:“星辰,当你出生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会于众不同。果然,你比我预期早的到达天冲境,可是我们落家气运以尽。”

  “父亲你说什么?气数已经?怎么可能我们落家现在是如日中天阿,何况有您坐阵……”

  “星辰,虽然你才15就达到天冲境,可对于我们这和层次的人来说你还像喽蚁一样弱小。你还缺少磨练。迟早有一天你会明白今天我说的话,我接下来要做的。”

  “父亲什么意思?”

  “为父问你,为了我落家的复兴你愿独在没有长辈的庇护下成长么?”我重重的跪在父亲前:“父亲,我愿意。”

  父亲爽朗的大笑几声,接着命我吃下一粒弹药“为父很期待万年后我的落儿达到什么层次”我突然没了意识,醒了的时候周围已经是一片空地。整个落家城没了踪影。

  向周围的人打听后才知已经是已过万年,已是近古。据说上古,中古的人纷纷陨落,可是父亲怎么会陨落。我不信,我不信!恍惚间我似乎明白父亲的意思。可到底发生了什么?父亲,甚至那些大能都哪去了?

  我不停的修炼,与人不停的撕杀,后来加入了现在一个名叫大周朝的御龙直的地方。我想借助大周的力量来寻找消失的落家。在一次执行任务中我无意得到一把魔神落日弓。父亲没有说错,我的弓确实很强,我以它可以无视同级防御。

  我要尽快成长,变得足够强大好能接触到核心的秘密,谈查我们落家消失的秘密。

  岁月如白驹过隙,转眼间我已经在这个陌生的时代生活了3年,天冲5品了。在这个朝廷征缴大军中出任副统领。还记得刚进入大军的时候依稀能感觉到几个上古的气息,而且几个似乎是我们落家当年所镇压的,他们的气息比我强横许多,甚至有打破命星的隐藏在大军之中,可他们并没有发现我,估计是父亲的那颗丹药的作用,屏蔽了我的气息。再加上上古时期并不缺天才,人才辈出,他们是不记得我了

  最让我心中不安的是如今这个朝廷,什么时候我们眼里不值得一提的世俗力量居然如此强大,隐隐有吞并万派之势力。当每次我觉得似乎我触及到了上层时总会有更高的层次,以我的修为都不是明面上最强的。而且我发现无数的宗派人士,有的来自上古,有的来自之后的中古,全部委屈于大周,到底是什么原因?

  最让我心忌的是人皇,我永远忘不了他看我的眼神:似乎把我看得个精光。最重要的是他的那句话,“不错,不错,落冥神箭以初成”“另外别辜负了朕给你的魔神落日弓”他怎么会知道我所修炼的功法?这可是上古时期我无意进入族内禁区所得,父亲都不知道,他怎么会?魔神落日弓居然是他刻意留给我的,难怪当初的封印那么好破封。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是我所不知道的?

  从人皇身上我感觉到了比父亲还强烈无数倍的力量,这就是玄冥境,接近三魂圆满么?

  这三年来,在无数的替朝廷征缴的时候,我曾经无数次命悬一线,可就在每次我想要放弃的时候,耳边总会响起父亲那爽朗的笑声。

  是的,我答应过父亲,答应过他一个人前行,我怎么可以放弃?或许我的族人门正等着我,他们千百年来的天赋最强者去救他们。我怎么可以放弃?我要变强,变强。

  吾名落星辰,吾欲落星辰!!

  这次有个叫帝一的剑宗传人来挑衅,正好,那便战吧。战战战!

  我带着御龙直所属沿着帝一留下的痕迹追了一天一夜终于追上了。可我低估了他,他比我想的还要强大,是他故意引我出来我才能追到他。

  一身华贵的月白色长袍,脚踏银靴,周身散发着强大的剑意,手尺一把不闪光的剑。可我知道知道那剑比我手里的魔神落日弓还要霸道。

  帝一背身对我,附手而立。我踏步上前,:“帝一,你私闯十万征缴大军军营,斩落

  帝一转过身,目若寒星,玩味似的目光看着我:“落星辰?听说你是征缴大军中的青年楚晓,不知是否突得虚名?”

  “是不是徒有其名,你一试便知。”

  “所有御龙直所属退出5000米之外”

  “是,大人”

  从他的身上爆发出强烈的战意,我也不甘示若,默默从背后拿出魔神落日弓。帝一眼中光芒大盛,手握虐仙剑向慢慢我划来,虽然缓慢可却有种躲避不开的感觉。

  我不躲不闪,帝一的剑离我的胸前不足一寸。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我被刺中的时候,剑却直接划过我的身体,虚影!帝一的剑诡异,可我更快。

  箭者,首先都要有保命的绝招才能存活下来。上古时期,父亲曾亲自教授我身法,他说箭进可攻退亦可守。进者可千军之中顺杀上将,退者可万人围攻安然离去。

  在离帝一500米外重新凝聚出身形,金色的光束从魔神落日弓中冲天而出,分为9道利箭射向帝一,每个箭都划破空气带起巨大的破空声。帝一眼中光芒更盛,依旧是慢飘飘的一剑,带起巨大的红光,和九支金色的箭撞在一起。

  哄的一声,随着金色于银色的交融整个大地泽跟着颤抖。在尘于土重新落到大地上时,300米内的大地已经深深的凹陷进去。

  “帝一,如果你今天就这点本事,那今天就留在这里吧”

  “落星辰,今天就让你见识真正的剑道”

  “上古时期,剑宗为万派之首,其剑到不知道你领略了几分?”

  上古时期,剑宗为万派之首。其剑道傲视天下用剑者,剑者无不视剑宗为圣地。剑宗最出名的四把剑,一把居然在这个帝一手里。要知道这四把剑是剑宗镇派之宝,就是地魂境的长老都不见得有资格使用它。

  帝一身上突然爆发出强大的剑道,他手中的虐仙剑发出刺眼的银光。魔神落日弓隐隐有要脱离我控制的迹象。心中不敢怠慢,全力运起心法。空气似乎变得灼热,御龙直的队伍早已退出50里之外,整个大地上空都蔓延着空前强大的战意。一股无形的力量从他的剑上涌出,同时魔神落日弓也发出相同的力量。这是两种道的抗争,是来自剑意与箭意的对决,这对决从上古时期存在。父亲与剑宗大长老进行生死战,只为分出剑与箭谁更强,最后两人出乎意料的全部安然归来,外人不得其解。

  箭意与剑意交缠在一起,同样的犀利,同样的锐不可挡。帝一抓起虐仙剑向我劈来,天空之中有一个放大数百倍的虐仙剑银色能量跟着一起缓缓朝我下落。“玄冥破天”最强的箭技发出。时间仿佛已经定格,那一刻,太阳的光芒变得黯淡。取而代之的是冲天而起的巨大的黄色金箭、银色利剑及它们的光芒。只看见金色与银色相接了,互相攻击,夺取能量。仅接着一股气浪冲天而起将我和帝一全部集中。巨大的能量爆发出来,那一刻太阳彻底没了光芒,整个天空一片炫色。

  许久之后,能量已消失殆尽,天空又重归平静。可大地已经满目疮遗。虽然天空中已经没有了能量,可强大的两种道法还没分出胜负,依旧在天空中无形的争斗。

  太阳的光芒重新散发出光芒。地面重归安静,天空争斗的剑意与箭意已经完全的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平静了许久过后,整个地面的原貌已经回复。只剩下天空的两种精神层面的能量再呼啸着。

  帝一面对着我,突然道:“你的箭意很强,不过只有在上古才会有用箭有这种信念的,真的很奇怪。”

  我神色一紧:“你在见过这种箭意?”

  “不,我只是听宗们内的一个长老提过。”

  “那么他在哪?”

  “死了,”帝一皱了皱眉毛“今天我们玩分个胜负也只能两败据伤了,我想你也不会期盼这种结局。还有,你很强”说罢,帝一御剑而走。

  我也离开了这个地方,毕竟天空中的两股力量不是我所能抗衡的。在一个山上调息好后发现隐隐有突破天冲6品的征兆。索性开始修炼,果然7日后突破了。回到征缴大军的驻地,快速向乾坤图飞去,想要在其中修炼新领悟到的。

  “是落星辰,”“天冲6品了居然”“和帝一那个人打个平手……落大人真的……”儿边不时的有羡慕声传来。

  内心却是一片苦笑,没有族人,我再强大又能怎样?何以为家?

  进去乾坤图中后,原本因为帝一的话跳动不安的心慢慢的恢复平静。帝一说他听宗派长老提过,上古时期,箭道这一派父亲如果说他排第二,没有人会敢说他第一,所以那个长老说的一定是我们落家。

  然而,那个长老又是怎么死的呢?剑宗的人可不好惹,冥宗就是灭在剑宗手里。有什么人敢去杀剑宗长老?连剑宗长老都陨落了,上古,到底发生了什么。

  父亲,母亲,落儿是多么想念你们。3年来,1000多个日日夜夜我多么希望我早上起来希望这只是一个梦,落儿只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醒了,一切都过去了。可是父亲跟我说过,我要一个人背负着落家复兴的责任,在没有长辈的庇护下前行,我是落星辰,千年来落家最强天赋者。

  族人们,等着我。达到天冲6品,玄冥神箭我可以往下修炼了,突然……

  “吾……乃落家先祖落眴.于吾大限将至之际创玄冥诀,”一段生涩的语言从脑里响起“可惜,非星辰之体不可修炼”……

  “此诀欲练需天冲6品,星辰之体,万年阳寿者方可修炼。如一点不足则练后功力反噬”“此诀意在箭意,可越级杀人。可惜条件太为苛刻,留于有缘人”我如遭雷劈一般,万年阳寿,我诞生于上古。星辰之体,母亲怀我时夜夜吸收星之精华。

  玄冥箭诀不过是他的一个幌子阿那只重箭技,真正的玄冥诀,是以箭意伤人阿。

  我专心修炼,在乾坤图中记不清修炼了多久,只是把功勋点全部用完了。我决定出去磨练一番,毕竟只有真正的生于死之间的战斗我才能够突破。

  就在我刚一出乾坤图的时候,“大人大人。”我的卫兵立马冲了过来。

  “什么事如此慌张?”

  “北方有弓出世,直奔征缴大营而来,立于您的宫殿之中已有3天了”……不带他说完,我已经消失在原地。我知道,我命中的那把弓来了,人皇不会料到,他给我的弓被取缔了,我的命运由自己掌控,这一刻,我寻找落族的希望再次加大一分。弓名陨星,意为陨星

  父亲说的没错,每个人都有命里属于他的弓。我命里的弓就是陨星。我用陨星可以释放出我的箭意,那箭意可以自己化为形态以物理形式伤人,防不胜防。

  转眼间又过去几年,这几年神州动荡,群龙噬虎的格局已经形成。边荒蠢蠢欲动,百姓民不聊生。我替人皇杀宗教之人,然后兑换功勋回来修炼。玄冥诀已练成,因为玄冥诀只重箭意,所以接下来的就是超越先祖除了天龙之力,我已经不次于当年的父亲,忘了说,我打破了命星,由于我是星辰之体,打破之时并无人发现,而且每一箭都带有星辰之吸力,常人根本动不了只能受死。现在我的每一箭都有毁天灭地的力量。值得一提的是自从打破命星之后到了夜里我都可以吸收天上星星的力量。粹炼我的身体然而我认为最重要的事情是——我恋爱了

  记得那是一次普通的任务,要斩杀一个天冲7品的邪道中人。为了保护自己不被人皇利用,我把自己的天龙力用玄冥诀压缩在了陨星里,压缩完之后我紧接着就出发了。

  到达那个宗派的时候,整个宗们已经乱做一团糟,朝廷明明只派了我们御龙直的人来了,难不成是孔卫的那位“大人”出来了?我赶紧率着御龙直的人进入宗派大门。我想我我永远的忘不了那一刻。

  一身紫色长袍,修长的腿,星辰般的眼眸。从她的眸子里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我的倒影。她正在和我要斩杀的那人战斗,她应该是天象修为,处于下风,若不是那人贪图她的美色她应该早就亡命于那人的刀下。我连忙动起神念,顾不上拿陨星直接用箭意将那人生生镇死。

  她告诉我她叫苏若晨,她们苏家原本是附近一个城里的武学世家,而她被称为是她们苏家百年来的天才,19岁就达到天象。这个邪教中人,贪图她的美色要娶她为妻,她不从,邪道就将她全家杀光。只有她一个人逃了出来,她也不想狗活,想要找邪教拼命。我问她拿什么拼,她说信念。我觉得我们是多么的相似,这么多年来我也是凭着信念才存活下来。其实,相似是假,普天之下苦命人那么多,爱上她才是真。

  那段时光我想是我最快乐的日子。这么多年来,我紧蹦着的心跟着她在一起也跟着舒缓下来。还记得第一次牵手,我故作大胆,其实内心早已不平静,我拉着她在上京城中漫步,路过冠军侯府的时候方云正好回京,可我觉得那不是他本人,身形有些虚幻,换作以前我肯定看不出来,可是自从我玄冥诀圆满之后我对气息的把握一项很准。

  “侯爷”“侯爷”周围的人恭维着他,他意味深长的忘了我一眼,进去了。后来若晨问我那个人是谁,怎么那么威风。我说那是现在赤手可色的冠军侯,已经打破命星,大周的青年心中的骄傲。说着的时候也许是心中勾起了对落家的想念流露出伤感,若晨以为是我怎么了赶紧安慰我“他没你帅呢”。

  我大笑,她羞涩的红了脸,闭上了眼睛,我趁机亲了过去…………

  那一瞬间,天仿佛破除了自六部被毁以来上空的阴霾,变得晴朗。我觉得只要能够这么下去,我甘愿放弃追逐力量的**,和她隐居山中,管他什么九州共主,管什么群龙噬虎,我有要保护的人。就这么下去吧……

  可我忘了,落家的复兴还在我身上狠狠的压着我,压的我喘不过气……

  “大人”,亲卫跪在我的面前“不好了,属下无能,若晨小姐被人抓走了。”

  “什么?”

  “就在刚刚,他们要你去林原之上”

  “你们留在这里不要动。”

  林原,那不就是我万年后苏醒的那个地方么。事情恐怕不止这么简单,我把封印在陨星中的天龙力全部收回。接着飞速飞往林原。

  一座巨大的府帝坐落在林原之上,我的心脏开始疯狂的乱跳,原因只有一个,落家府。我一直苦苦找寻的,最终自己找到了我。推开大门,尘封已久的记忆在脑海中想起。7岁时达到气场级,我兴奋的拉着母亲在这个院子里大叫……10岁我和表哥表弟们一起接受族内大长老的族规。……

  一幕又一幕在心头会议,落族……好久不见。

  “落家大少爷,你可真让我们好找阿。”

  “整个落家就剩你这个余孽和他狗活阿就”一群邪道中人走出来,居然算是命魂境,他们压着两个人,若晨,那个是……二叔!。

  我心头一紧,居然是二叔,“二叔,族人呢,”记忆中的二叔英姿伟安,什么时候却变成这附老头模样。形容枯篙,二叔似乎想要对我说什么,领头的黑衣男子啪的给了二叔一个嘴巴。

  “老畜生,还做痴心妄想”我心头怒火中烧。那领头人似乎感觉到我的怒意,吩咐两个人,“去把内个小畜生给我抓过来,在大周军营里我还不敢动他,了就别想回去了”

  我解开全部封印,玄冥破天,直接将两人射杀。那黑衣人眼神里出现一丝慌乱,他一把退后抓住若晨,一把抓住二叔“你把弓放下,否则我杀了他们”。

  我停住了,他以为我怕了,可他怎么知道我是在迟疑救那个,我只有救一个人的能力。若晨看出了我的犹豫不绝,她突然把脖子抹向利刃,黑衣人不曾料到会出现这种结果。

  我趁机………………

  后来……若晨死了,二叔被我救了出来,可第二天也死了。

  在二叔死之前二叔告诉我“落儿,叔父能看见你这样已经很欣慰了。相信你父亲在天上看到落儿已经有如此成就也会很欣慰。”

  “落家,被灭门了阿……”

  “你父亲得到一件宝物,混沌老祖起了贪念,你父亲仓促之下被杀”,“落家所镇压的邪道纷纷反水……

  最终…………

  全都不过是万年一梦罢了!落族灭族了,父亲陨落了,曾经朝夕相处的族人全部消亡了……

  万古一梦,忘了罢……

  只是我又怎么能忘记那个女子,曾和我漫步于上京城中,若晨临死前对我说:“星辰,我我不后悔星辰不要忘了一个叫苏若晨的女子爱过你……”

  恍然发现,浮生若梦。忘却算不算太久

  忽然明白,此生无痕。痛苦只能算是永恒梦醒了,我叫落星辰,来自上古。

  ---------------------------------末日初晓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传记风云】之万年一梦--我名落星辰 完,您可以返回







Ps:书友们,我是皇甫奇,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wuyuyumh(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大周皇族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dazhouhuangz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继承两万亿绝世邪神永恒圣王回到明朝当王爷至高使命总裁的小妻子纨绔仙医醉枕江山魔界的女婿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