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将白

第六十四章 死

将白 | 作者:漫 | 更新时间:2018-11-10 02:00:0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神魂至尊傲世九重天带着农场混异界全能戒指医武兵王武极天下绝品邪少异界流氓天尊神座邪皇抢婚:第一杀手狂妃
  一直到这里,赵显还是没有半点实质性的证据证明这件事是高家所为,因为赵显找不到那个周埔参与进刺杀的证据,方才说的那些话,都是赵显靠猜测猜出来,然后来恫吓这个“卧病不起”的老人。 X 23 U S.C OM

  高明玉脸色更显苍白,他不知道该怎么跟赵显解释自己“装病”的原因,人就是这样,为了圆一个谎,就会说下越来越多谎言,然后留下破绽。

  当初他随口嘱咐周埔的一句“探病”,今日成为了这个老狐狸最大的漏洞。

  高明玉支支吾吾的半晌,居然被赵显问得说不出话来。

  赵显乘胜追击,冷声道:“本王遇刺之后,第一时间就下令封闭了临安十二门,这个周埔作案之后,居然不惜甘冒奇险,出城来高园“探病”,偏偏高老大人全然不像生病的模样,老大人总该给本王一个合理的解释吧?”

  高明玉脸色发白,微微蜷缩着身子,声音微颤:“老朽是生了重病,只是王爷来之前,老朽静极生动,起来走了几步,所以才让王爷误会了……”

  “那药味呢?”

  赵显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高明玉的房间里四下找了找,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些药渣,药渣上海微微冒着热气,显然是刚倒下来不久。

  “这房间里一直是有药味的,王爷您大概是闻错了…”

  赵显不再说话,只是冷眼看着高明玉,面色冷漠。

  高明玉也不再说话,气氛一瞬间降到了冰点。

  过了片刻之后,赵显重新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高明玉,面色冷然:“最初的时候,本王无论如何也没有把这件事怀疑到高家头上,直到后来,本王才想起来本王不止一个儿子,尤其是本王那个才两岁的小儿子,背后有一个庞大的高家。”

  “高相啊,本王今年才二十六岁,你现在就在算计这个世子的位置,不觉得太早了吗?”

  话题进行到这里,再装下去已经没有什么必要,这就像是一场赌局,高家已经输了赌桌,现在如果再死撑着不承认,只会输的更多。

  高明玉用手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掀开被子,露出了自己齐整的外衣,刚才赵显来的太急,这位高老大人连衣裳都没来得及脱,就躺在了床上。

  掀开被子之后,高明玉长叹了一口气走下了床榻,缓步坐在了赵显对面,轻声道:“殿下,您还太年轻了,算计这个东西是怎么都不会晚的,有些事情自然越早布局越好,老夫今年已经八十岁了,还能再活几个年岁?等老夫撒手人寰,凭着高通是斗不赢王爷家里那位正妃娘娘的。”

  赵显低喝道:“所以,老大人就想让她死?”

  直到现在,赵显才明白为什么当时遇刺的时候,明明是自己先下了马车,明明是自己离那些刺客更近,可他们还是选择把雷震子扔在了马车底下,原来那些刺客的第一目标根本不是自己,而是项樱!

  “这世道就是这样。”

  高明玉面不改色,继续说道:“现在临安城的局势十分明朗,将来您的两位公子必然有一个登上帝位,如果是现在的世子登基,那我们这些天生就站在二公子这一边的人生死就会在那位世子殿下的一念之间,如果这位世子殿下性子仁善,那我高家上下还能有条活路,可万一他是一个刻薄之辈呢?”

  “没有人会愿意把举族生死寄托在旁人的仁慈之上,老夫记得这个道理殿下也曾经说过,成康十六年的时候,殿下奋起一搏,不也是因为这个?”

  赵显低着头没有说话,不过已经是目露寒光。

  不管高明玉说的多有道理,不管他做的对还是不对,但是对于赵显来说,高明玉的所作所为就是弥天恶事,今日这个老头就是说破了天去,高家也是难逃一劫!

  高明玉看了赵显一眼,知晓这位肃王殿下心中愤怒,不过到了这个地步,他心中的畏惧之心已经十去**,只是继续轻声叹道:“王爷,老朽今年已经八十岁了,就算无病无灾寿终正寝,又能有几年好活?之所以甘冒奇险,也是要为后人谋算,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再多说也是无益。”

  说到这里,高明玉整理了一番衣冠,用恭恭敬敬的臣子礼跪倒在赵显面前,行五体投地的大礼:“王爷,此事前后,系属高明玉一人所谓,具体操作也是高园在做,有什么罪衍老朽一个人担下了,只是这件事跟临安城里的高府没有半点关系,老朽不求殿下赦免他们无罪,只求殿下能饶过高通他们的性命!”

  事情到了这一步,高明玉心里也十分清楚,想要免罪已经唯有任何希望,他现在只求能保住自己儿孙们的性命,至于高家的富贵……已经是保不住了。

  政坛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你做了一个冒险的举动,很可能因此大富大贵,甚至荫庇子孙几代人,哪怕到了几代人之后,儿孙们都会因为这件事情,夸赞老祖宗英明神武云云。

  可高收益就会伴随着高风险,你赌对了大富大贵,赌错了也要愿赌服输,此时高明玉这个赌徒已经跪地认输,所求不过是给高家留最后一丝元气而已。

  赵显闭目不语,过了许久之后,赵显才睁开眼睛看向高明玉,沉声道:“高老大人,本王可待高家不薄。”

  高明玉低头叩首,澎澎有声,不多时额头已经通红:“老朽知道……”

  对于一个八十岁的老人来说,这样跪在地上不住叩首是一件极为为难的事情,不过赵显就算冷眼旁观,丝毫没有搀扶的意思。

  “从本王娶了雅儿之后,高家在临安城里就处处高人一等,别的不说,就说雅儿那些个兄弟姐妹,这几年送到肃王府里告状的文书就不下十封,这还是有能耐送信到肃王府的人,那些没能耐送信到肃王府,又吃了高家亏的人,可想而知该有多少人。”

  说到这里,赵显声音越发愤怒:“最初本王是念在成康十六年与老大人的情分上,再后来是看在雅儿的面子上,一直对高家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怕高通在朝堂上大肆结交党羽,本王也是点到为止。”

  “可你们高家,现在竟然派刺客来杀本王了!”

  说到这里,赵显已经是怒吼了。

  “还是用军器监的雷震子!”

  高明玉叩首不已:“老朽从未想过要杀王爷。”

  “本王杀不得,本王的妻女便杀得吗?”

  说到这里,赵显愤怒已极,再也不愿意跟高明玉说话,负手离开了高明玉的房间。

  “老大人一把年纪了,本王给你一个体面,你自己动手罢,至于高家……”

  “那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将白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jiangba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继承两万亿绝世邪神永恒圣王回到明朝当王爷至高使命总裁的小妻子纨绔仙医醉枕江山魔界的女婿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