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嫁痞夫

第一百零五章 闻身世(三)

嫁痞夫 | 作者:江心一羽 | 更新时间:2018-11-23 21:32:0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超级兵王武道至尊太古剑尊极品异能学生很纯很暧昧次元论坛最强天赋树开挂的大神这个游戏不简单明威天下
  左御河微微一笑为他斟满,宋屻波谢过又道,

  “小子听宗主话中之意,莫非这才是我们寻方家晦气的真正原因?”

  左御河应道,

  “这事自是要从头说起,十六年前京城方家送了一位姑娘进宫,正是她伙同另一位妃子将刚生下不久的皇子送出宫,当时宓秋寒也正值生产,精力不济安排不周,让人钻了空子,那方家女眼看着皇帝赵廉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朝中大权就要落入宓秋寒手中,便悄悄将这事儿告之了赵廉,赵廉立时命京城方家寻回皇子,蜀州方家将皇子寻到收养在方家堡……”

  宋屻波垂下眼皮遮住双眸闪动道,

  “即是如此,方家那处只怕是要加紧搜寻才是!”

  左御河道,

  “方家自是不能放过……京城那头即是圣主已下令,也不能不去这人手调备上……”

  他如今势力大减,用起手来便有些捉襟见肘,宋屻波也是想到了这处,皱眉道,

  “我们若是将人手分做两处,只怕到了京城便要屈居人下了!”

  “哼!就凭她宓秋寒,休想!待我左某人上了京城,再与她好好计计较较!这几日我会加紧疗伤,派中诸事一切由你安排,人手也由你来调配!”

  “……是”

  左御河转头又吩咐人道,

  “来人请萧宗主,就说本宗主要疗伤了!”

  “是!”

  下头人去请萧三娘,不多会儿脸色苍白的萧三娘进来,媚眼一扫宋屻波便笑道,

  “宗主竟是在这处喝茶,怎得不叫三娘来陪?”

  “现下不是叫你来了么!”

  左御河伸手去揽她腰,萧三娘脸上闪过一丝勉强,却还是乖顺的依附了过去,宋屻波见状放下茶杯道,

  “小子还有事儿待办,两位宗主请容属下告退!”

  当下施礼离去,两人眼瞧着他离开房间关上大门,左御河将萧三娘放到了腿上,伸手到她腰间,慢条斯理解着衣带,

  “怎得,我瞧着你似是有些不情愿?”

  萧三娘忙笑道,

  “说那里话来……”

  拉了他的手放到胸前高耸处,

  “你身子好了我自是最高兴的……”

  “是么!”

  左御河神情冷漠的扶着赤身的萧三娘分腿坐好,

  “圣主命我等上京城,这几日便靠你了!”

  萧三娘媚笑着伸出红艳艳的舌头舔他耳廓,

  “你放心,我自是能令得快快活活,身上伤势尽去的!”

  声音柔媚入骨,眼中却是一片惊慌凄凉,

  左御河这是打算将我一身功力榨干么?

  宋屻波回到房中踉跄着走到床前,想坐上床却是一屁股坐偏咚一声坐到了脚榻之上,这厢也不觉着疼,脑子里头拼命转产丰,将自小到大的种种事情犹如那线穿珍珠一般,一桩桩一件件穿起来,那还有不明白的?

  自己就是那被送出宫的孩子,托付给了宋老六夫妇,那宋老六却是个背信起义,见利忘义之徒,为了几两银子把别人的孩子卖到了小倌馆中,到后头六爷方魁去寻时,却被宋老六以宋士铭哄骗带回了家中,而自己这正牌的皇子却是遇上了侯德宝……

  想通这前因后果,宋屻波立时心乱如麻,此时间他也不知应是笑还是哭,

  原来我竟是皇帝的儿子!

  这一回我总算知晓自己到底是谁,我的爹娘是谁了!

  只是这样的爹娘如何相认?

  那皇后是娲神派的人,还有一位当朝的太子,朝堂之中的事儿宋屻波虽是不懂但他做小乞丐时也是见过的,一帮子破衣烂衫,饥一顿饱一顿的人都要因着一条街上一头一尾的两个讨饭的宝地,打个不可开交,血肉模糊,更何况这偌大一个王朝,千万里的江山?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想当初太祖起家时也不过沧州城一介豪强,凭着掌中一柄枪,一身强横的功艺,才能打败各路英豪。

  说什么龙子龙孙?说什么天潢贵胄?

  谁拳头大谁说话才算数儿!

  赵廉堂堂天子如今都自身难保,自己这身板儿跳出去还不够人一个菜!没那本事敢身居高位,倒跟身子瘦弱不禁打还死占在街头要饭宝地上的陈二癞子一般,被人打个半死丢到了河里,第二日便成了河漂子被官府的人用钩子勾起来扔到乱葬岗上。

  自己做了这皇子,只怕死的比陈二癞子还惨!

  宋屻波在那处思来想去,越想越觉着这狗屁皇子分明就是一个害人的名头,现如今还是夹紧尾巴在这娲神派中混着才好。

  他们不是要去京城么?

  去京城好啊!

  我也跟着去京城,到了京城你娲神派也不是一家独大,支手遮天,宓秋寒也是群敌环伺,我在中间动一动,再搅一搅将这事儿弄得再混些,我让你娲神派折戟沉沙,船翻车覆一个也逃不出去!

  想到这处又腾一声站起来,高声叫道,

  “来人啊!”

  外头有人应声,

  “在!”

  “给爷更衣,我要出去办事!”

  外头碧屏与碧棂进来,伺候他脱了外衣,露出里衣来,这厢露出少年已是初现坚实的胸膛,宽肩扎背,两膀肌肉隐现,两人不由瞧得面泛红晕,

  “公子!”

  手指尖轻轻滑过,宋屻波不动声色的让开,嘻嘻笑道,

  “两位姐姐,我待会儿要出去,可是有那粉儿、香儿要买的,给你们带回来!”

  两人闻言又惊又喜,

  “多谢公子!”

  宋屻波笑道,

  “小事一桩……”

  这厢顿了顿又自言自语道,

  “我瞧着这几日萧宗主似是脸色有些苍白,不如也给她带些补品,补补身子!”

  一旁的碧屏捂了嘴儿笑,

  “公子,这您可不知晓,萧宗主那身子可不是随便什么药能补起来的!”

  “哦?”

  碧棂也接话道,

  “那是因着左宗主最近疗伤太过频繁之故!”

  宋屻波微一沉呤笑道,

  “哦,我明白了!”

  宋屻波收拾妥当便出去点了肯扎等人跟在身后出了门。

  到了半夜回来把碧棂叫来,

  “现时只怕左宗主还在后院,我便不去了!你替我将这瓶凝精丸送过去!”

  碧棂接过来笑道,

  “公子这是那处求来的?”

  宋屻波道,

  “花了大价钱在外头久安堂买的,专补气血精亏,补肾益气十分见效!”

  碧棂这厢笑着去了,到了萧三娘那院子左御河果然在,碧棂低头垂手立在廊下,听里头喘息低呤之声久久不绝,足足隔了半个时辰,里头才传出萧三娘嘶哑无力的声音,

  “来人啦!”

  “在!”

  “备水!”

  这厢有人抬了水进去,碧棂忙跟着进去,入了净房见萧三娘斜斜坐在那处,胸前、腰上、大腿处淤痕点点,脸上不由一惊,萧三娘见了她有气无力的冲她伸出手来,

  “你怎得过来了?”

  碧棂忙过去扶住,搀了她往浴桶走,这才发现萧三娘两腿之间竟还有血迹,

  “三娘子,这……”

  萧三娘冲她一摆手,

  “无事,你不是在伺候屻波么,这么晚了怎得还过来?”

  碧棂忙自怀里取了那瓶子出来,

  “公子白日里出门给您寻了这瓶凝精丸……”

  “哦?”

  萧三娘接过来打开闻了闻,

  “久安堂的,一月才出一瓶,怕是价钱不菲吧!”

  碧棂道,

  “公子是花了大价钱的,他前头瞧着你脸色苍白怕是身子不好,就留了心!”

  萧三娘叹了一口气任碧棂取了一旁的粗布给她擦洗后背,

  “咝……轻些……他也是有心了!”

  倒比里头那男人强,自疗伤那日起,除却让她渡功送精,却是连冷暖都没有多问一句。

  碧棂瞧见她雪白的后背上红红紫紫甚是吓人,忍不住道,

  “左宗主……他……他这也太……”

  萧三娘抬手止了她说话,

  “他这也是伤太重的缘故!”

  左御河自从受了内伤,又势力大损,性子是越发的阴狠了,这厢用她精气内功疗伤不说,行事间那十足的狠劲儿让她心里都有些发寒。

  跟他这般久了,还从未曾见过他这样子!

  趴在那桶沿萧三娘瞧了瞧手里的瓶子,内室之中左御河的声音传来,

  “洗好了没?”

  萧三娘把那瓶子放到一旁的高几上,自那桶中起身妙曼美好的身姿立时一览无遗,碧棂为她擦拭完身子,瞧着她媚笑一声就这么俏生生,赤脚走了出去,

  “不过就这么一会儿,怎得又想三娘了么?”

  碧棂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在院中回头瞧瞧仍是灯光闪烁的内室,叹一口转身走了。

  宋屻波在这厢小心挑拨左御河与萧三娘的关系,那头湘州黄府黄文龙已是回转,这一趟去京城可谓是收获颇丰,黄文龙那舅爷,江氏的亲兄长江宗昌带着黄文龙四处走访,大把的银子花出去,倒真为黄万澄买了一个兵部侍郎的官儿做。

  “回去告诉你老子,再送十万两银子过来,将任上的事儿擦干净,莫留下尾巴给人逮着了,不日吏部的文书便要下来了!”

  黄文龙这厢拜别了舅爷回转湘州城,将这事儿讲给了父母一听,一家人俱是十分欢喜,黄万澄喜道,

  “好好好!我在这任上已是呆了五年,总算能挪一挪了!”
嫁痞夫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jiapif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太古剑尊汉末大军阀抗日之小将传奇校园枭雄奸人软,化,物极品太子爷老子是癞蛤蟆都市良人行我家宝宝你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