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太初

第四百九十三章 四年之后再重逢

太初 | 作者:高楼大厦 | 更新时间:2018-11-23 15:52:2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极品异能学生次元论坛最强天赋树开挂的大神这个游戏不简单明威天下大明星的极品御医带个位面闯非洲穿梭时空的侠客帝临鸿蒙
  张扬肺都要气炸了——这秦浩轩一定是故意的!

  “秦浩轩,为什么你和你的人不跟着我冲?”张扬气势汹汹的来到秦浩轩面前,话语里毫不客气。

  他话音一落,周围那些原本正在搜索尸体的灰袍弟子,一个个停了手上动作,抬起头,目光不善的盯上张扬——秦浩轩是他们的老大,他们可不允许外人对秦浩轩不敬。

  被一群仙苗境四十叶的修仙者幽幽的目光盯着,张扬纵然胆子再大,也感觉浑身毛毛的。气势不禁低了几分。

  “自然堂什么时候成你的手下了?我跟我的人要撤了。”秦浩轩抬起眼皮瞅了张扬一眼,心中对于面前这张嚣张跋扈的小人脸愈发不爽。

  “你要走?现在是在战斗,你想要叛教吗?”一听秦浩轩的话,张扬刚刚缩起的心一下胆气大壮,厉声道。这秦浩轩是疯了吗?如果真能给他安一个“叛教”的罪名,将他这帮仙苗境四十九叶的手下收归己有的话……

  想想,张扬就一阵意动。

  秦浩轩眉头一挑,整个人气势一下凌厉起来。跟张扬接触这么久,他当然知道,这张扬是一个欺善怕恶的小人。

  “第一,我只是预备队。”

  “第二,我不想让我的人真的受伤。”

  “第三,谁知道前面还有没有埋伏,在前面的敌情未明之前,我不会指挥我的人胡乱冲。”

  秦浩轩这番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凌厉的气势完全压住了面前作势发怒的张扬,而且句句在理,嘲弄的眼神,居高临下,冷冷盯着张扬。

  目光像是能射出冷刀子,令人心里一阵阵冰寒。

  张扬张张嘴,竟瞠目结舌,不知道如何反驳。毕竟面前的秦浩轩,身边有一帮如此强的小子,真正要是闹起来,他绝对讨不到什么好处。

  说完这番话,秦浩轩手下的一干弟子,也将地上尸体身上的东西都搜刮完毕,刷拉一声,齐齐围拢在秦浩轩身后,一言不发,竟像是军队一般铁血纪律。

  看到这个架势,张扬不禁吞了一口唾沫,脸色神情颇不自然。

  深深看了张扬一眼,秦浩轩心中愈发鄙夷这色厉内荏的货。

  带着一干灰袍弟子,潮水般从战场上退了下去。

  ……

  秦浩轩等人一退,原本溃散的散修也渐渐发觉,那股一个个跟怪物似的太初教弟子,居然间退散了下去,一个个不由又精神了几分。

  已有些散修,再次壮起胆子,重新向太初教追击的弟子杀过去。

  场面再次慢慢的陷入了僵持。

  “这……简直无法无天,谁让他退下来的!”周天生在混天梭内,将下方发生的情形尽收眼底,握紧了拳头。这个秦浩轩,简直就一点面子不给他!

  明明可以是大胜的局面,秦浩轩居然打到一半就撤退了。

  毕竟这次他周天生可是主将,自然希望是大胜局面。就连僵持的缠斗,在他看来都是不可接受的。

  赤炼子在一旁,望向周天生的目光里,暗暗摇头,周护法闭关时间太久了,掌教这次真的选错人来带队了。

  战局经过秦浩轩一番猛冲猛杀,已经比不久前被压制强了太多。

  起码太初教整个气势,一下盛了许多,基本上是压着散修们在打。

  毕竟刚才散修的阵势完全被秦浩轩所率领的一干虎狼之辈冲垮,已经是各自为战,面对三三两两结成阵势的太初教人,立刻处于了下方。

  被秦浩轩羞辱了一番,张扬心中积了一肚子的火,冲杀得更加猛烈。

  渐渐的,连他背后的小弟都跟不上他冲击的速度。

  他腰间,已经挂了足足百来个散修干枯头颅。已经是杀红了眼。

  手上黄金长刀暴涨出耀眼刀芒,妖艳的弧光重重劈斩向那冲在最前方的一名披头散发吗,带着黑铁面具的散修。

  刀光刚一靠近那散修头颅,如想象中人头飞起的惨状却并没有出现。

  那散修口中吐出了一条奇异的红色舌头,舌头上竟然全是鳞片,似金非金,似铁非铁。

  哐当一声响,怪舌跟刀芒撞到一起,整个刀芒竟被怪舌上吐出的妖异灵气舔舐了一大半,最后直接跟黄金长刀撞在一起。

  两者一相撞的瞬间,轰出了肉眼可辨的清晰波动。

  黄金长刀上竟崩裂了一个指甲盖的小口,而那散修的长舌上,也飞溅出一滴鲜血。

  “仙苗境四十五叶?”张扬脸色微惊,仅仅只是一下子,他就试出了对手的实力。虎口依旧在隐隐作痛。

  对面那散修也是一楞,但旋即释放出了一道黑色符文,化为一张漆黑的簸箕大手,向张扬狠狠抓去!

  张扬一惊,脸色一下阴冷,突然间胸膛衣襟爆裂开来,他胸膛上赫然不知用什么墨水,烙印了一只黄金三头狼图案。

  这麒麟一下从他血肉里钻出,迅速在虚空中吞吸灵力,化为一只威风凛凛的麒麟,散发出磅礴气息,血盆大口怒张,将那黑色巨手一把吞吃。

  “血饲符兽?”看到那从张扬胸膛血肉里钻出的黄金三头狼符兽,秦浩轩脸色惊讶。

  符兽大致上都是用符箓炼化,加灵石灌输,配合符文定型而特制成。

  这血饲符兽却是其中特殊的一种,灵力完全是由施法者自身提供,却也跟施法者血肉交融,心灵相通。威力最是强大。

  黄金三头狼吃掉那漆黑怪手,张牙舞爪,气势再次攀升,凛凛目光瞄向了那仙苗境四十五叶的散修。

  怒吼一声,腾空而起。

  就在这时候,一剑东来。

  整个虚空仿佛水波平面,被一剑撕开一道无边无际的空间涟漪。

  这一剑,纵横数十里,耀眼得仿佛千万颗太阳爆发。附近百丈内的人群都浑身被剑芒刺得皮肤生疼,如针扎一般。

  胆小一点的,直接再次向后急退。留在原地的,也纷纷祭出符兽,守护住自身。

  突如其来的一剑,眼看尚离那黄金三头狼还有百丈,倏尔间空间法则似对它失去了禁锢,一下出现在黄金三头狼头顶。

  刷拉一剑,原本气势汹汹,不可一世的黄金三头狼,被剑光透体而过。

  眉心裂开一条血线。

  轰隆巨响,这头强悍的血饲符兽里的无数符文熄灭,庞大的身影消散后,一点鲜红血迹飞溅而出。

  黄金三头狼被轰碎的瞬间,张扬只觉得胸膛似被人用万斤重锤狠狠的擂了一下。

  整个人心神巨震,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蹬蹬瞪,连退三步。

  血饲符兽虽然强大,却也十分凶险。符兽之中有张扬一点本命精元和神识藏身其中。

  现在符兽毁灭,张扬顿时心神首创,身体里面最上面五片仙叶,温润光泽迅速黯淡下去。

  虚空之中,风声如雷。

  东边一个披着八卦袍的老者,脚踏飞剑,身形如同是在水中,若隐若现,几个闪烁,已来到张扬百丈外。

  又是一道无形剑气,带着斩天裂地的气势,劈出滔天海浪,切割开层层叠叠的虚空,杀向张扬。

  “娘啊!”

  这剑气是如此锐利,尚未靠近,就激得张扬头皮发炸,只觉一股凉气从尾椎骨窜到天灵盖,吓得魂飞魄散。

  他一眼认出,这绝对是仙树境修仙者劈出的一剑!

  看到那剑气的时候,还在百丈外,念头一闪间,已是迫到了鼻翼。

  刷的一下,快到张扬根本来不及躲闪!

  就在这时候,虚空中的混天梭里爆射出一道比太阳还刺目的光。

  浩瀚深幽,仿佛携带着大道气息的一剑,这时候后发先至,撕裂真空。

  轰,跟那斩向张扬的剑气猛烈的撞到了一起。

  原本那斩向张扬的剑气,碰到混天梭中射出的剑气后,竟犹如冰山碰到了太阳,纷纷冰雪消融。

  转瞬间,剑气被斩了个干干净净。

  不仅如此,那混天梭里射出的浩瀚剑气剑势不减,轰轰轰,在大地上犁出深深的剑气沟壑。

  威势惊人。

  云鹤山人!

  秦浩轩一瞬间看清了来人的身份,正是当年追杀自己的云鹤喊人!也是差点将赤炼子斩落的仙树境散修!

  “云鹤狗贼!受死!”

  秦浩轩看清来人的刹那,赤炼子已经激动的不能在激动了!

  当年,赤炼子被云鹤山人杀的跟狗一样,如今……赤炼子迈入仙轮期,此等场景再次重逢,赤炼子怎么能不兴奋?

  云鹤山人定睛观瞧也是先是一愣,才认出来的这个断臂独眼,一脸凶相的老人是赤炼子。

  赤炼子的飞剑上,萦绕着一股浩荡的大意志。上面闪烁了一颗星辰样的符文。

  那符文不断的沉沉浮浮,隐约有天籁清音散发,只是看了一眼,云鹤山人只觉得一阵胸闷气短,仿佛被人在意识海里重重打了一拳头。

  “这怎么可能……这种意志力量,这样的大道符文,怎么可能被赤炼子领悟出了大道真意,还融入了飞剑之中!”云鹤山人吃惊得无以复加,既羡慕又嫉妒。更多的却是惊恐!

  他四年前看到赤炼子的时候,完全是将对方压着打,甚至把人追杀得差一点要自爆来自保。

  可现在不过是短短四年时光而已,自己现在仍然在仙树境转悠,而赤炼子分明以迈入了仙树境八轮!

  举手投足间,他都能隐约感觉到赤炼子背后那仙树在摇曳,足足有八个明月般的仙轮在散发出一波波的精纯灵力。

  最让他震惊的是,赤炼子飞剑上的大道气息。他连看一眼,都心神被震慑。刚才他劈斩向那太初教灰种弟子的剑气,也是被大道符文所分解湮灭。

  这样的赤炼子,他无论如何都赢不了!

  修仙路漫漫,越是强大的修仙者,越是珍惜来之不易的寿元。

  云鹤山人看向断臂、瞎眼,看上去不堪一击的赤炼子,心中却再也没有昔日一丝一毫的傲气。

  面前的赤炼子,不管表象如此凄惨,但在云鹤山人看来却是浑身有大道气息萦绕,已经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剑山,需要他来仰望。

  更让他,毛骨悚然!

  地下的战场焦灼,还看不出胜负之势。

  天空上的战场,却已有了决断。

  云鹤山人以散修之身,修炼了百年,没有名师指点、也没有得到大机缘,能修炼到仙树境,自然有他得到之处。

  其中一样特质,那便是绝不送死!

  跟仙树八轮境的赤炼子对上,特别是跟他那种特别的大道符文对上,云鹤山人没有半点把握。

  云鹤山人在通天观里,声望颇浓,教出来的弟子也一个个都是实力不俗的修炼者。

  当他一出现的时候,散修阵营里早就沸腾起来,爆出了阵阵欢呼。

  但是身为当事人,云鹤山人的心里已经哇凉、哇凉。

  他是枭雄一样的人物,不顾背后通天观散修们的欢呼,心念一动,毫无征兆的,脚下本命飞剑转了个方向。

  向来时的地方,流光般急速窜去。

  “逃了!”赤炼子吃了一惊,万万没料想到云鹤山人会这么不要面皮,居然在战场上说逃就逃。

  刚刚还欢呼的散修们,举起的双手僵硬在了半空,纷纷傻眼掉了。不……不会吧,云鹤山人老祖逃跑了?

  “休想逃!”

  赤炼子心中还惦记着四年前那差一点让他死掉的一剑,这一次如果不能报仇,下一次云鹤山人这等滑不留手的人,终将还会是太初教的大患。

  一定要杀掉!

  赤炼子咬紧牙关,目送那流光般极速逃窜的声音飞出了天际,眼睛里闪过一丝冰冷寒意。

  突然间,他咬碎牙尖,一口精元气血猛的喷吐到本命飞剑上。

  原本就流光溢彩的飞剑,像是受了刺激,一下仿佛千万颗太阳爆发。

  每一寸剑体都在发光,耀眼的光芒遮天蔽日,发出嗡嗡的兴奋声响,像是游龙活过来了一样。

  就连飞剑上隐约沉浮那一枚大道符箓,都越发清晰。

  刷刷刷刷!

  赤炼子冲云鹤山人飞遁的方向瞬息间劈斩出了四剑。

  一剑劈斩出,足足有万丈之遥,仿佛天地间多出了一把剑桥,甚至好像连天地都被劈碎。带着一股浩浩荡荡的大道气息,倏尔消失在了虚空中。

  万丈之外,云鹤山人正迎着高天上的罡风,奋力逃亡,身体御剑高速飞行。

  突然间,他心脏一下纠紧,一股莫名的危机感产生。

  不好,有危险!

  周围空间剧烈波动,嗡嗡嗡嗡,四道万丈高的剑气从天而降。

  这些剑气,每一道都携带了莫可抵御的大道意志,仿佛是四座剑山降临。

  同时,四股通天剑气上直接出现了方才所见到的那一颗大道符文。

  符文之中,竟有个金黄小人,盘膝而坐,口诵真言。

  那小人,凌空向他一指。

  四道剑气粗如山峰,散发阵阵金光,如剑山牢笼,将云鹤山人全身笼罩,直接向大地深处镇压过去。

  云鹤山人一下脸色吓得煞白,这……那符文所携带的大道意志,竟代表了大道中的“镇”!

  能将一枚符文了里所蕴藏的一种大道领悟得如此深刻,直接展现出了这大道的本真规则,赤炼子怎么会如此之强?

  察觉到那大道真意,云鹤山人吓得魂飞魄散,一口气直接斩出了数十万道本命剑光。

  但是所有剑光劈斩在四道如同剑山般的剑气上面,却直接被上面的大道意志分解、湮灭。

  轰隆一声巨响,云鹤山人直接被四道滔天剑气,斩入了大地深处。

  一声凄厉惨叫响起。

  大地上,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幽深洞穴……

  云鹤山人死的瞬间,整个大地都仿佛波浪一下,重重震颤了一下。

  战场上所有人,都听到了云鹤山人的惨叫。

  修仙界的战斗之中,长老等主将的生死,无疑跟战斗双方的士气休戚相关。

  云鹤山人一死,战场上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那股强大的气势从遥远的地方消失。

  云鹤山人面对太初的长老,居然一剑都接不下来!这便是真正的太初吗?如此太初……还怎么打?

  原本通天观散修们足足有接近三千名,已经是将太初教众人打压得喘不过气。

  现在云鹤山人被赤炼子斩杀,散修联盟和太初教两边的士气此消彼长之下,双方的战斗居然一下子又胶着起来。

  赤炼子杀了云鹤山人,心头畅快难言。虽然刚才那一下子,是他强行催谷精元气血,威力暴涨了几倍,才承载了不少大道意志。对于他体内本命真元极其耗损,但是他还是觉得划算。

  现在散修们比太初教的人多,能斩杀一个坐镇的主将级别的人物,对于太初教众人都是一大利好消息,激昂士气。

  杀掉了云鹤山人,赤炼子目光就转向了下方胶着的战场。





太初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taich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太古剑尊汉末大军阀抗日之小将传奇校园枭雄奸人软,化,物极品太子爷老子是癞蛤蟆都市良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