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天唐锦绣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途径对马,俨然隔世

天唐锦绣 | 作者:公子許 | 更新时间:2018-11-23 17:39:2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超级兵王武道至尊太古剑尊极品异能学生很纯很暧昧次元论坛最强天赋树开挂的大神这个游戏不简单明威天下
  萧瑀见到房玄龄一脸疑惑,心里略微叹了口气,强笑道:“某与家中商议过了,靖皇帝尚有一孙女,只可惜命运多舛,自幼父母双亡,亦是靖皇帝那一支唯一的血脉,贵府二郎重情重义,乃是仁厚之人,当为良配,希望他能够体贴宠爱,吾萧家感激不尽。”

  “惠宗之后?”

  房玄龄大吃一惊。

  靖皇帝萧琮,庙号惠宗,乃是梁朝末代皇帝,血统无比尊贵!

  “这如何使得?既是惠宗之血脉,房家万万不敢高攀!”

  房玄龄一口回绝。

  兰陵萧氏世代簪缨,乃是江南士族之首,即便比不得“五姓七宗”那般血统纯粹地位崇高,亦是相差无几。惠宗更是曾经的梁朝皇帝,纵然如今梁朝消亡,可惠宗之后代依旧算是天潢贵胄,这样一个萧家的嫡支贵女嫁入房家为妾,那可就不是给房家门楣添彩了,这得招多少人的嫉妒?

  萧瑀道:“某知道房相之顾虑,可即便是吾萧家将一族女嫁入房家,难不成那些该嫉恨之人就不会嫉恨了?吾萧家世代簪缨,盘踞江南,你房家后来居上,显耀新贵,吾两家之结合定然引人嫉妒顾忌。既然如此,更当展现彼此最大的诚意,紧密的团结在一起,无惧那些风言风语挑拨手段。”

  他算是铁了心拉拢房家。

  既有被房俊拿捏把柄之顾忌,又实在看好房家之前程,不如干脆下一个重注,表示萧家的决心和态度。

  房玄龄沉默。

  他真正忌惮的不是那些个世家门阀的嫉妒,而是皇帝的态度……

  众所周知,房俊乃是皇帝挥向世家门阀的一把刀,以之对抗世家、削减世家,不断的加强皇权的统治。

  现在若是房俊与萧家之嫡女联姻,岂非等同于背离了皇帝之期许?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又是在帮助皇帝巩固皇权在江南的统治力,将萧家拉拢至皇帝一边,江南再也无虞……

  顷刻之间,房玄龄便下了决断。

  “既然宋国公这般真情实意,某若是再行推辞,那可就不识抬举了。此事便这般议定吧,只是惠宗之后乃是萧氏嫡支,身份尊贵无比,纵然是嫁予吾家二郎为妾,却也绝不敢怠慢半分。某打算返京请求陛下赐婚,以示隆重,并筹备婚礼,待到二郎自东海返回之时,便立即成亲,宋国公意下如何?”

  萧瑀颔首笑道:“正当如此,房相仁厚严谨,婚礼之事就请多多费心,吾萧家无有不从。”

  跟陛下请示自是题中应有之意,房玄龄哪里就敢自己做主?

  不过萧瑀并不在乎,他看得出皇帝削弱世家门阀之决心魄力,但也相信皇帝更想要一个稳定的江南。削弱打压世家门阀可以缓缓图之,但一个稳固的江南,却是横行天下创立千古伟业之根基,孰轻孰重,皇帝英明神武,定然分得清……

  *****

  东海之上,一支浩荡的船队劈波斩浪,向北疾驰。

  旗舰的船舱里,房俊换上一身棉袍,捧着温热的茶水,正站在海图之前细细观察。

  一个商贾模样的青年站在他身旁,稍稍错后一步。此人留有两撇黑须,肌肤白皙,单眼皮,高颧骨,不大看得清确切年纪,身材圆滚滚的像颗皮球,说不出的滑稽,此时正皱着眉头,疑惑的打量着墙壁上这副巨大的海图,语音有些生硬,强调怪异。

  “那个……侯爷,请恕在下多嘴,这副海图是何人所作?”

  房俊一身织锦棉袍,腰间系着玉带,神情怡然有若游山玩水的世家子弟,全然没有远征高句丽誓要覆灭其水军的腾腾杀气,闻言笑着反问道:“怎么,可是有何处不妥?”

  那中年人指着高句丽与倭国之间狭长的海峡,手指一路向上,越过一串稀稀落落的岛屿,最后到了一处探入大海的半岛之处,问道:“高句丽与倭国之地形,大致差不多,可是此处乃是少海之北,常年海面冰封,鲜有人至,这等如此精确之舆图是何人所制,又是如何所制?”

  少海,即为北海,亦即是后世的日本海。

  房俊并未给出答案,只是轻描淡写道:“此乃军国之秘,无可奉告。”

  并非故弄玄虚,实在是没法回答。

  这个年代限于船舶交通的落后,人们对于世界的认知尚处于懵懂阶段,一些气候、地形、环境恶劣之处,根本没有太多的涉及。

  北海道仅仅有虾夷人的踪迹,且绝大多数都居住于南部,越是往北就越是人迹罕至,别说更北边的库页岛、千岛群岛甚至于堪察加半岛了,这些地方中年寒冷冰雪覆盖,以此时的生存条件,很难有人类生活。

  那青年愣了一愣,赶紧闭上嘴,不敢多问。

  这人乃是新罗朝中伊飡(新罗中央十七等官职第二等)金春秋的儿子金法敏,其父于春天之时被真德女王派遣至长安,请求大唐发兵联合攻略百济与高句丽两国。

  唐人从未涉足日本海,故而房俊这次特意派人至新罗联络,行以大唐国书,真德女王便拍了金法敏前来给房俊充当向导。

  金法敏乃是地地道道的新罗王族,其母天明夫人乃是善德女王与真德女王的妹妹……

  他虽然是新罗人,但无论新罗亦或是高句丽、百济,贵族皆以学习汉语汉字为荣,是以很小的时候便能够说汉话、写汉字,平素更多于唐朝商贾亲近,早已听闻房俊之威名,心中敬畏。

  “现在航行至何处?”

  房俊并未太多理会这个金法敏,在他眼里,正在半岛演绎“袖珍版三国演义”的三个国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起初的时候新罗最弱,时常被百济和高句丽摁着摩擦,后来见到大唐磨刀霍霍准备东征高句丽,立即觉察到时机已至,马上派人联络,联合出兵,终于将高句丽和百济打败。

  然而等到高句丽覆灭之后,大唐设立安东都督府与熊津都督府,管理原高句丽和百济的土地百姓,新罗觉得大唐压迫太甚,毫无自由可言,偷偷摸摸联合高句丽和百济的流亡贵族还是反唐……

  不过是一些出尔反尔的小人而已,自是不必客气。

  金法敏被房俊的气势压制,微微躬身,抬头看了看外面的情形,心里默默计算一番,道:“应当是伊伎岛与对马国之间的海道。”

  对马国?

  房俊先是一愣,继而释然,对马岛嘛!

  那此处便是对马海峡了……

  说起来,对马海峡这个战略要冲,当真算是倭人的福地。

  忽必烈带领的舰队横越此海域准备入侵倭国,在劫掠了对马列岛之后却遇到两次台风而兵败,这些台风后来被倭人称作解救倭国的神风,运气是真特娘的好,老天是真特娘的不长眼……

  日俄战争中还爆发了一次载入世界海战史的著名战役,鬼子大获全胜,俄国第二太平洋舰队几乎全军覆没,这是海战史上损失最为悬殊的一场海战。

  似乎只要跟这个地方沾边儿,倭人总是运气极佳……

  房俊想了想,问道:“这对马国是倭国的属国?”

  金法敏道:“算是,也不算是。对马国亦称津岛,因地处倭国与新罗之间海路之上,历来便是交通、军事之要地,商业贸易极为繁盛,实际上政权紊乱,本地贵族不愿担当国司,倭国天皇派遣来的大臣又没有能力管辖。近些年已然渐渐被海盗所盘踞,劫掠过往商船,新罗商贾深受其害。”

  房俊点点头,随意道:“既然大唐现在已与新罗攻守同盟,新罗的事情,自然就是大唐的事情。回头你让你们那位女王写一封信函,请求大唐水师协助你们剿灭海盗,而后加盖新罗王的印玺,水师自会帮你们搞定这个对马国。”

  金法敏尚未回过神来,后边的苏定方却摇头叹气。

  这位房二郎满世界圈地插标的毛病,还真是改不了啊……
天唐锦绣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tiantangjinxi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太古剑尊汉末大军阀抗日之小将传奇校园枭雄奸人软,化,物极品太子爷老子是癞蛤蟆都市良人行我家宝宝你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