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路中文 > 小春日和

60,嘲弄与怀疑

小春日和 | 作者:匂宮出夢 | 更新时间:2018-11-10 01:59:4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带着农场混异界神魂至尊傲世九重天召唤万岁邪皇抢婚:第一杀手狂妃绝品邪少异界流氓天尊武极天下天域苍穹风骚重生传
  “主人,有一个新的情况要告诉您一下,有关于璃子的——”

  听到了朱夜的话之后,桂永浩放下了手中的书信。

  “什么事?”

  “刚刚太融寺小姐告诉我……”朱夜简略地将自己从太融寺华宵口中听到的东西告诉给了主人。

  “居然是这样……”桂永浩听完之后,一时沉吟了下来。

  说实话,在之前他就有所怀疑了,这种强行催发人类潜能的技术,而且还能让普通人强到那个地步,怎么看都有些神秘力量的痕迹。

  但是高木少佐所提供的信息里面却没有类似的痕迹。

  他之前跟自己见过两面,没有说过,提供了一些笔记资料,还是只字未提。

  为什么?

  是因为真的不知情,还是因为刻意隐瞒了?

  可是如果是刻意隐瞒的话,又有什么理由呢?

  思绪纷至沓来,一时间脑海里面想过了种种可能性,但是找不出头绪来。

  算了,不想了。桂永浩停下了无谓的胡思乱想。

  不管怎么样,知道这个情况,就是极大的帮助了。

  “我知道了,接下来好好查询一下吧。之前以为只是平常的武器研究而已,现在既然牵涉到违约行为,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可以追查到底。”

  不过话说起来,这个太融寺华宵倒也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虽然称不上愤世嫉俗,但是这个人眼里根本就没有任何权威,宗门,朝廷,天皇,统统都没有放在眼里,几乎可以说是百无禁忌。也许未来可以通过她做成更多事情也说不定。

  正当他还在思考接下来的行动时,轰鸣的汽车引擎声又将他拖回到了现实当中。

  米尔纳少校再度来访了。

  少校再度登门,其实是在桂永浩的意料之中,毕竟他的顶头上司突然死掉了,他肯定现在茫然无措,想要私下里找自己问清楚情况。

  但是没想到他居然在当天,就这么快推掉了手中的事务赶了过来,还是让桂永浩有些惊诧。

  当然,惊讶归惊讶,该有的礼节还是要准备到位的,按照之前的约定,桂永浩让朱夜为他们准备咖啡,然后自己在书房接待了这位军官。

  “安迪,我原以为你会忙得焦头烂额,没想到你现在居然还有空来见我啊。”一见面,桂永浩就跟对方开了个玩笑。

  “实际上我现在就是焦头烂额,桂,只是趁着暂时还没人注意到我,赶紧过来找你而已。”米尔纳少校遗憾地耸了耸肩膀,“真羡慕你可以这么逍遥自在,我们可倒了大霉了。顺便,跟你通知一声,我现在军衔已经升了一级了——就在得知塞顿上校死去的那一刻,我同时被告知自己升级了。”

  “哦!那祝贺你!”桂永浩笑了笑。

  “战争期间我们的连长战死了,我顶了上去,就在那该死的塞班岛上,那时候我以为下一个死掉的连长就是我了,但是很幸运地,我活了下来。”安德鲁-米尔纳中校脸上并没有任何升官的兴奋,反倒是有些忧虑,“我原以为这种该死的事情只有战争期间才会有,但是真没想到和平年代我居然也碰上了!桂,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塞顿上校到底为什么死掉了?”

  “原来你和他关系这么好啊,我还以为你不喜欢他呢。”桂永浩又笑了笑。

  “那个粗暴而且腥臭的家伙,没有任何人会喜欢他,但是,朋友,他是上校,是我们的顶头上司,而且也是一直以来指导我们工作的那个人,结果某一天他突然死了,然后谁也不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只是让我们彻底搜查有关于他的一切行动——桂,当时你也在场,对不对?”

  少校探寻的视线,让桂永浩稍微有些不自在。

  就正常而言,米尔纳少校确实很有动机来搞清楚自己上司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这次牵涉的事件实在是太大了,他实在不能多说什么。

  “当时贝伦卡斯泰露阁下也在场,你还想要问吗?”踌躇了片刻之后,桂永浩回答。

  少校的表情尴尬地僵硬了起来,但是很快又平静了下来,最后变成了释然。

  “我明白了……上校是叛逆,然后被处死了,对吗?”

  “某种意义上倒也可以这么说。”桂永浩踌躇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总之,上校现在有极大的嫌疑参与了泄密事件,所以他必须蒙受应有的制裁。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上,我告诉你这些,但是我只能说这么多了,请你体谅我吧。”

  “能够告诉我这些,已经很感谢你了,你很够朋友。”米尔纳中校用手捏了捏下巴,似乎在沉吟着,“不过,也许虽然确实参与了泄密事件,但是我们不应该用叛徒来称呼他——你不觉得奇怪吗,桂,既然都已经爬到这个地位、眼看就要成为元老席位的有力候补了,塞顿上校有什么理由去叛国,其他国家又有什么资本来收买他呢?以我们国家如今的地位,他有必要去背叛元老院吗?”

  米尔纳中校的声音已经压低了,桂永浩也从中闻出了一股阴冷的气息。

  “你的意思是——”他忍不住问。

  “我的意思是,他是被人授意这么做的,那么你再想想,能够授意他去这么做的人,又有谁呢?”米尔纳中校马上回答,然后看着桂永浩,等待着他的回答。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的猜想成立的话,那么只能解释为……”桂永浩也下意识地放低了声音,“元老院里面有人鼓动甚至操纵了他这么做……”

  “进一步推论的话,也许整个泄密事件,都是元老院内部有人主动去做的。”米尔纳中校接过了话头,然后以更加让人惊异的坦率说了下去,“想想吧,能够在我们的本土,在元老院严密监控的研究机关里面把机密带走并且泄露出去,真的有几个外国情报机关能够做到吗?”

  桂永浩没有回答,只能怔怔地看着中校。

  元老院内部有人主动把机密泄露出去?为什么?

  米尔纳中校不知道到底失窃了什么,但是桂永浩知道,失窃的这可是能大规模杀伤他们自己的武器啊,有人会主动把武器送给别人吗?

  不过,虽然对方说的话看上去有些荒诞不经,但是却奇怪地合情合理。

  甚至可以说,这应该是最合理的推论了。

  串联一下整个经过。

  贝伦卡斯泰露副议长阁下亲自主持的研究机关出现严重泄密——泄密者成功将机密资料带出国境来到日本——塞顿上校参与了整个泄密事件,并且试图绑架自己。

  对于一般人来说,绑架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只有元老院内部,听说过议长大人宣扬过的那一套“命运推动者”理论的人,才会有兴趣绑架自己。

  可是话说回来,到底有什么理由,会让这样一群人甘愿主动把武器送给外国人呢?

  为了权力斗争,想要借此搞垮贝伦卡斯泰露的地位;还是为了别的更深层次的目的?

  各种想法纷至沓来,桂永浩一下子沉默了。

  “桂,虽然在我们国家住了那么多年,但是你说到底是外国人,所以很多东西你没有经历过,你也看不得太透彻,毕竟你来到的时候,是我们步步高升的黄金年代。”沉默了片刻之后,米尔纳中校继续开口了,“但是,我们并非一直处于黄金年代,元老院内部也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的,相反他们时常充满了矛盾和分歧——你想想就知道了,一群桀骜不驯、而且习惯了残杀的怪物们凑在一起,怎么可能一直有稳定的秩序?就在不到一个世纪之前,我们国家就打过内战,相应地在元老院内部也进行过一次大清洗,听说当年不少元老被直接处死了……可以说那时候是空前惨烈的战争,我们国家死的人比世界大战里面死的还要多——元老院的人在自相残杀的时候是从来都不会留情的。”

  桂永浩听着中校的话,感觉越到后面越是狂悖,到最后近乎于公开嘲讽元老们了。

  “别用这种目光看着我,我也只是在你面前才说敢说几句话而已,毕竟我们是朋友嘛,对其他人我自然什么都不会讲。”看着桂永浩严肃的样子,米尔纳中校笑了笑,似乎想要活跃一下僵硬的气氛,“我们之前共事了那么久,我知道你是一个可以依赖的人,而我也值得你依赖,在如今这个动荡的时候,我们应该站在一起谨慎行事,这样才可以避免被当成元老院内部争斗的牺牲品……”

  你说得太晚了,我差点就真的已经成为牺牲品了……桂永浩心想。

  不过,他也惊诧于米尔纳中校的敏锐直觉和深邃的思考能力,仅仅从一点点微末的迹象里面就推究出了这么多东西。

  平常看上去他只是一个大大咧咧的普通军官而已,但是现在看来,能爬到这个位置上而且坐稳了,他绝对是有过人之处的。

  “那你打算怎么办?”他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

  “我?当然是随波逐流咯,谁指挥我们,我就听谁的话,我才不管到底谁最后控制元老院呢。”米尔纳中校还是带着那种玩世不恭的笑容,“我已经在太平洋那些见鬼的破岛子里面见过了太多生死了,现在只想尽力在退役之前得到足够的地位,然后带着丰厚的退休金回我的田纳西老家,然后在那里过最乏味的农场主生活——所以只要不让我做牺牲品,谁做牺牲品都行。”

  “我相信你肯定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桂永浩也笑了笑。

  “想要做到这一点,比想象中还要难啊……”米尔纳中校突然收回了自己的畅想,然后叹了口气。

  “怎么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现在指挥我们的名义上是将军本人,但是实际上一个漂亮的贵妇,胸脯很大皮肤很白,唯一的缺点只是她不是人,不过这没有关系,反正之前我也不是被正常人类所领导的——至少比起塞顿上校来说,她要好看很多。”米尔纳中校突然转开了话题。

  “赫洛娜女士要暂时接管你们?”桂永浩先是有些惊讶,然后很快恢复了正常。

  在现在这个时候,魔女这么安排也很正常吧。

  “很明显,阁下不相信将军……所以宁可让自己的心腹来接管,哪怕这不符合正常的程序。”米尔纳中校身体不自然地往前倾,几乎是贴在了桂永浩的耳边说,“桂,我和阁下一样,我怀疑将军也参与到了整个事件当中。”
小春日和最新章节http://www.85zw.com/xiaochunrih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继承两万亿绝世邪神永恒圣王回到明朝当王爷至高使命总裁的小妻子纨绔仙医醉枕江山魔界的女婿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